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Move on【心脏移植梗】【最终章】

苍九掠:

食用注意: 


    ※他们是彼此最爱的人 


    ※将病逝的勇利将心脏移植给同时期出车祸的维克托


    ※听说心脏可以储存一些记忆


    ※年龄私设:维克托遇到勇利时,维克托25岁,勇利21岁。勇利死亡年龄:23岁


    前镜回顾:【1】【2】    【3】【4】    【5】【6】    【7】【8】    【9】【10】    【11】【12】


    


    ———— 


     


    【13】


    


    要从哪里开始说好呢?


    胜生勇利握着笔,笔尖无意识地点着纸张,目光却只是停留在窗外纷纷扬扬下着的小雪上。 


    ——亲爱的维克托·尼基甫洛夫。 


    总感觉好正式。


    ——笨蛋维克托。 


    像撒娇一样。 


    勇利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目光才终于从窗外转回来。盯着自己腿上放着的小书桌上,那几张被自己戳了好几个小黑点的纸。 


    好像,有点残酷啊。


    这样的话。 


    ……


    


维克托: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也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打开这封信。


    很感激一开始,维克托在我比赛失利,情绪低落的时候,像那样突然来到我的身边,做我的教练。如果不是维克托的话,就算那时候的我不退役,也永远不会像现在那样充实吧。


    ——骗你的。


    维克托永远不会知道那时我到底有多紧张。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关注维克托了。当我开始滑冰之时,比我大四岁的你就已经站在了世界的顶端,我非常可是崇拜你哦——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


    说到这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翻过我箱子的事情!我知道一箱子关于你的海报、杂志什么的,会让人觉得我是个变态……


    维克托也好不到哪去——


    谁知道你是个喝醉了就喜欢乱蹭人的酒鬼,说话有时一针见血得让人无话可说,不让我吃炸猪排盖饭,还总是很自恋,嫌弃我的衣服搭配不好看——每次都把我的衣服全部丢掉再买,不累吗!——还不肯承认是自己很过分,明明比我大却总喜欢黏在我身边,总是不顾别人的心情乱来…


    维克托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一点都不一样——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维克托。 


    就算你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啊…慢慢地,就像维克托对我那样,喜欢上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滑冰,而维克托让我更加清晰,我有多感激自己所做的决定。  


    唔啊……超级不好意思……


    可是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如果我不去问,不去看,不去强行踏入你的世界里,你会不会就只是‘冰上的帝王’,而不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呢?


    那样的话。


    维克托每次醒来就不会亲吻我的额头,不会在每日练习的疲惫后,和我、玛卡钦躺在一起晒太阳,讨论着晚饭要吃什么,不会对着好吃的炸猪排盖饭露出心形嘴,不会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为了见我而急切地奔跑,不会在节日里记得送些发自内心的小礼物……


    如果那样,维克托就只是一个滑冰界的‘Victor’而已。 


    可是你看—— 


    多好啊,现在的我们,是彼此的幸运和灵魂。


    想再去一次巴塞罗那,在圣诞节时站在教堂前和维克托一起,交换戒指。


    如果再去一次的话,维克托愿意和我结婚吗?


    ……


    ——对不起,维克托。


    我果然,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就算是死亡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像你陪伴我那样,陪伴着你。


    所以,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让我存在,就算是一个角落也好——


    请带着我好好地、一直向前——活下去吧。


    ……


    …… 


    ……


    勇利取下手上那枚被时光磨损的戒指,轻轻吻了吻,连同信一起放入信封中封好。


    窗外的小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整个世界安安静静的,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持续着——


    一下、两下……


    平稳而安宁。


    他突然有哭泣的冲动,却不自觉地,轻轻按上自己的胸前,温柔地微笑。


    


    


    【14】


    


    巴塞罗那的小雪停了很久了,街道上满是出来逛的人,到处是五颜六色的,闪耀着的小灯或招牌,以及人们的欢声笑语。 


    天气不算冷,甚至还有些暖意。


    维克托抬起了头,看了会儿被灯光所温暖的夜空,勾起了唇。 


    克里斯一直跟着维克托闲逛——他以为是闲逛。


    就在一个星期前,维克托突然打电话给他,说要帮他一个忙,却一直不肯透露是什么。


    ——直到现在。


    “巴塞罗那大教堂?为什么来这里。”


    维克托笑眯眯地一把搭上克里斯:“你知道我恢复记忆了吗?”


    “……什么时候?”


    “一周前。” 


    克里斯不知道现在该哭该笑,他只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他才想说点什么,却见维克托摆了摆手。 


    “——别哭丧着脸了,现在是你帮忙的时候。” 


    “?”


    


    ……


    


    “这个角度?”


    “嗯~perfect!”


    克里斯按下了录像的按钮。


    在镜头前,巴塞罗大教堂被一片暖黄色的光包围着,哥特式的教堂透出古老而包容的气息,主体精致的雕刻在灯光下若隐若现。它宛若在注视着每一个人,神圣而庄严。


    维克托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自怀中拿出一枚被仔细保护着的戒指,缓缓低下了头,闭上了双眼。 


    


    “I will love you today,tomorrow,and forever.”


    我会爱着你,不论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I wll trust you and honor you.”


    我会一直信任你,尊重你。


    “I will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


    我会与你一同欢笑,一同哭泣。


    “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


    我会忠诚地爱着你。


    “Through the best and the worst.”


    不论将来是好是坏。


    “Through the difficult and the easy.”


    不论是一帆风顺还是困难重重。


    “What may co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无论即将迎接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和你一起度过。


    “As I have given you my hand to hold.”


    就像我伸出手与你紧握—— 


    “As I give you my life to keep.”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他认真而低沉地说完了誓词。


    周围早已渐渐围上了一些好奇的路人,小声议论着,看着这个银发的帅气男人到底是要向哪个幸运儿立下誓言。


    可他们却一直没有看到那个人。


    维克托缓缓睁开眼,冰蓝色的眼眸溢满了暖黄的光。


    希冀着,而又笃定地。他在巴塞罗那大教堂前的微风中,吻上那枚尚且带着他体温的戒指。


    仿佛吻上了自己的心脏中住着的,那个青年柔软的双唇。


    “——我们结婚了哦,勇利。”


    他这么说着。


    微笑着,郑重地为自己戴上了那枚戒指。


    


    All lives end,all hearts are broken.


    生命终会结束,人心总会破碎, 


    But love will move on,isn't it? 


    而爱将永恒。 


    


    


    ——————— 


    *如果觉得这个结局才完美的小天使可以不用往下看了~ 


    *如果觉得这个结局是BE,要跟作者哭唧唧的话,那么接着往下看—— 


    ———————


    


    【15】


    


    维克托只觉得头很疼,意识模糊着,头脑好像是被什么层层包围着,连思考都无法进行。


    他皱着眉睁开眼,果不其然又被窗外的阳光刺到,无奈地呼出一口气。


    “唔——?”


    身旁突然传来一声不属于玛卡钦的、模糊的低喃——他僵了僵。


    “哈啊…”


    身边的人慢慢地爬起身,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看了看正睁着眼,惊愕地看着他的维克托。 


    “维克托早——嗯?怎么了?”


    勇利没戴眼镜,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只觉得那人有点不对劲。


    ——是宿醉不舒服吗?


    “维克托,要不要去给你弄些醒酒——”


    话音未落,额上便传来一阵仿佛颤抖着的亲吻。


    那吻与寻常不同,就像是试探,又好像是在确认着什么般,小心翼翼得完全不像维克托原来的样子。


    勇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顿了顿,而后伸手抱住不断亲吻着他的人。


    他无声地,缓缓抚摸着他的脊背,像是在安抚着,又好像只是单纯的想和他靠得更近一般。他感受着那一下又一下的轻啄,感受着对方的银发与自己黑发交织的柔软。


    他感受着维克托的颤抖。 


    至少这时,谁也不想就这样放开对方。


    维克托浅吻着他的额头,鼻尖,轻轻触碰着勇利的唇。


    他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对方却好像能读懂他的每一个不安的动作。


    


    ——‘多好啊。’


    ——‘现在的我们,是彼此的幸运和灵魂。’


    


    维克托突然笑了出来。


    不是习惯性的微笑,也不再是仅仅的一个无心的勾唇。


    他笑得双肩都好像在颤抖,有些透明的液体自他眼眶无声地溢出,顺着睫毛掉落在勇利的肩上,轻柔地沾湿了一小块衣物。


    ‘维克托在哭啊。’ 


    勇利没有说出来,而是偏头用脸颊轻轻蹭着他的脸,感受着那细微的潮湿。渐渐地,他唇边也不由地带着浅浅的笑。


    “梦见了什么?”


    “嗯——我的小猪抛弃我和玛卡钦,甚至连炸猪排盖饭都没吃,自己就先走了。”维克托用额头抵着他的,眼眸中满是笑意,“我很伤心哦,怎么补偿我?” 


    “——笨蛋。” 


    “哈哈……”


    他搂着勇利的腰,带着人又躺回了床上。他抚上勇利的脸颊,看着对方熟悉的棕眸,心脏疼痛酸涩着,却无比平静安心。


     


    “——早安,我的勇利。”


    “嗯。”


    勇利微微弯起眼眸。


    “早安,维克托。”


    两人在晨间柔和的阳光中,温柔地吻上了对方的唇。


    


    


    【全文完】 


    


    ——————————————


    


    我爱这个世界,让我遇到了维克托和胜生勇利。


    *谢谢各位小天使们的一路陪伴。 


    看完这篇文,不知道你们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希望各位小天使多多评论留言。


    各位小天使,我们下篇文见。 



评论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