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
YOI:維勇
名偵探柯南:快新(K柯)、降新(安柯)、赤新、緋色新……等等
(All勇、All新、All柯也吃,大愛主角總受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很多好梗(ㆁωㆁ*)

猫皮爪子:

大多是从bcy捞的,还有的是多次转载的。
请不要害羞!!!搞事情叭!!!

【维勇】同沦(R)

刺……刺激!

這種偏黑暗向的風格好讚好帶感嗚嗚嗚。゚(゚´Д`゚)゚。


半十:

顶风作案,监狱play。


有点偏黑暗向。ooc注意避雷。


全文走ao3.


提前给 @六洙 的生贺。宝宝你终于可以看NC-17啦。


同沦


那个男人有一头银色的长发。


胜生勇利试图忽略这一点,但很快,他意识到他做不到。


“见鬼的地方。”睡在他下铺的另一名狱警翻了个身,在睡梦中嘟囔了一声。那是池田,一个中年秃顶的老家伙,在这个枯燥繁琐又没什么薪水的岗位上干了二十多年,没有一天停止过抱怨,从白天到夜晚梦中。...

原本還不覺得有什麼,結果一看到評論有人提到A變成O就……嘿嘿嘿嘿嘿(擦口水)

小宮:

對啦我就是覺得柯南就是要被捧在手掌心上好好呵護的公主啦可是有時候又想欺負他

【轉載】夏灩兒《慾望男子-走錯路篇》2017年業力引爆事件總整理

#抵制抄襲#

三牲三弒十哩逃花那段笑死,最好的反面例子哈哈哈

無論是何種身份身處哪圈,在抄襲的當下就失去了身為創作者的資格。

抄襲的我見過不少,但所有作品都是抄的這我還是第一次見。蒸蚌,都想起身鼓勵給她頒個諾貝爾抄襲獎了!

積極否認死不悔改,刪留言關版罵別人死全家樣樣來。

姑娘您臉皮真厚,小的我望塵莫及啊!

——但最讓我心寒的,是尖端出版社。

我說尖端你好歹也能擠進台灣前三大出版社,為了袒護幾個抄襲仔而把自己名聲弄臭,至於嗎?

尖端的做法等同於為了袒護作者——哦不,說唐某跟夏某為作者實在太看得起她們了,應該說是抄襲者才對——而枉顧讀者們的憤怒以及積極抵制抄襲的態度。

搞清楚...

【緋色柯】記憶喪失の名探偵

焚寂星掠: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2017/10柯翁新刊,刊物資訊可點 →   這裡



  1.



  江戶川柯南失憶了。


  他在某個意外現場被人抱出來時就已經是帶著傷勢並且陷入了昏迷狀態,醒來時即是那副恍惚又有些懵懂的模樣,望向周遭正圍著自己的人們的目光都是那麼樣的陌生疏離,甚至帶上了些許的緊張和戒備……...



【透柯】气息(修文版)

倾听迷悟:

前言:修改版后的气质与原版的气质有很大的区别,同时将原版未凸显的一些设定展现了出来,如有看过的,也建议再看一遍。另外,如果顺利的话,新文应该会在最近出来。



“准备好了吗?”    



那位背光而立的中年男人这般询问,如同每一次,同伴们“出征”时如常的问候,低沉的声音自带一种平静。


站立在中央的青年沉默着,不自觉间,双手已握紧了拳。


室内的灯光打在雪白的墙面上,让不甚充盈的室内折射出一番刺目,犹如虚无间无端生出的质询,要求着,青年尽快供给它们答案。


男人...

【隐快新/白新】游鱼(完)

无所定向方为花:

应该是2010.06.16写的?存文地方太乱不造哪里是首发233


当时的初衷来源于福尔摩斯的一个理论,侦探和罪犯只有一线之隔,因为都是穷极无聊的聪明人(大意)




他梦到了很多鱼,色彩缤纷容姿各异,优雅环游,光怪陆离。然后,他们都变成了长着尖牙的怪物,贪婪噬咬自己的血肉,直至白骨森森触目惊心。
他猛然惊醒。
怀里恋人嘟哝了一句,迷迷糊糊地仰起头,天蓝色焦距不稳:“白马?”
“没事,做了个噩梦。”他安抚着怀中的恋人,“睡吧,工藤。”
“什么梦?”天蓝色渐渐凝聚,工藤撑起身体,一手拧开了床头灯。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白马眯起了眼,恋人光滑肌肤在灯光下一览无余...

白新推廣

無限大の橋奇:

名偵探柯南。


白馬探x工藤新一。



01.萬人迷



工藤新一跟白馬探很相似,這是服部平次曾經說過的話。


當然他們都知道指的並非是外表長相,而是對人與事情的態度。事實上他說的也沒錯,就算是新一本人也能在白馬探身上找到與不少和自己相似的共同點,例如他們同樣冷靜自信,例如他們比起感情還要更加推崇事實與真相;比起培養人際關係,他們更習慣於利用關係,這點是不管服部平次再怎麼希望自己站在他那邊都無法改變的。


更何況白馬探還是個骨灰級的福爾摩斯粉,光是這點就足夠新一直...

落焉:

就丟個草稿,期末爆炸中。

安柯好萌QQ

手裡是檸檬派喔(沒人看得出來#

[名柯/安柯]昏睡

ILLEGALARGUMENT:

阅读注意:


本篇使用第一人称,铲平大部分酒厂后的无责任妄想,bug多,含有安→柯(透→新),如有不适者请慎入


不虐,我们不虐,just a little黑(


-


如果说第一颗子弹穿过腰侧,我还能在心底暗自嘲讽一声“拜托,你们就打算这样难住干翻你们整个组织的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吗?”,那么,第二颗子弹打进我的肺部时,我也只能把身体重重地往灰白的墙上一靠,任由力气沿着拖拽下来的血痕被某位带着镰刀的神明抽走。


我的心里仍没有一丝慌张,也许濒临死亡的人都是这个平淡模样的,只不过嘲讽的对象从敌人转到了自己:平成的福...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