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西幻paro】魔王大人的二三事(下)

柒雪:

西幻paro


Cp:维克托·尼基托洛夫X胜生勇利


勇者魔王CP老梗,争取二到三发完。新年小甜饼


这章开始前默念三遍,我爱尤里奥,我爱尤里奥,我最爱尤里奥


角色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前篇  (上)    (中)


 


勇利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城堡是那么空旷。走廊似乎长到没有尽头,那些充满欢声笑语的记忆离他远去。


唯有黑暗如影随形。


 


他在地下的储藏室里找到了世代魔王们遗留下的物品,附着复杂防御魔法阵的披风,象征着魔王的镶嵌着黑色魔法石的权杖,古老的魔法卷轴……沉淀多年的灰尘、斑驳的伤痕镌刻着它们对世代荣耀与衰败的见证。


它们是这样的沉重与冰凉。


他翻阅着先辈们留下的破旧的羊皮卷,所有古老的、晦涩难懂的字眼,最后却殊途同归的,指向了唯一那条道路。


 


他在餐厅里安静的享用着晚餐。空空的餐厅里,刀叉碰撞的细小声响像是能回荡至城堡的每一个角落。


没人再唠叨着自己要维持魔王的尊严不能吃的过胖,终于可以想吃就吃到饱……同样的配方,热气腾腾的猪排饭,却味如嚼蜡。


他打了个响指,每一张座位上轻悠悠的漂浮起一个小光点,一个个串联起来,微弱的光芒勉强照亮了整个餐桌。


那是魔王从不可思议的旅人那儿学会的,唯一的光明魔法。尽管他尝试了很久,最后也不过能施展到这个程度。


他环视着周围的光点,环视着回忆中的每一张亲切的、鲜活的面孔。那些回忆里的声音、气息、颜色,从他的眼前缓缓流过、褪色、破碎,最后归于黑暗。


于是他坐在这片黑暗中,举起了高脚杯。


 


 


巨大的爆破声响彻了整个寂静的夜晚。


 


勇利在走廊里行走着,披风上下翻飞,把他整个人一点点包裹进黑暗里。


 


背着重剑的金发青年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大门,毫不客气的眯起眼环视着四周:


“哇,这是什么品味,真恶心。话说这里也太暗了吧,这样连路都看不清啊?”


他嫌弃的往地上啐了一口,默念了一句咒语,几个巨大的光球就晃悠悠的从他手心冒出,在他的四周环绕漂浮着,驱散了眼前的黑暗。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


“喂——魔王在哪里?滚出来受死!”


回应他的只有寂静的黑暗。


“切,磨磨蹭蹭的胆小鬼。”青年狂躁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大步的向城堡深处走去。


“既然这样,就能先把你找出来了。”


 


因此当身后突如其来的杀意传来时,青年身手敏捷的就地一滚,躲过了来自黑暗的偷袭。虽然脸上被挂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他却毫不在意的爬了起来,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找到你了,蠢猪。”


 


连续不断的爆破声,像是要把整个世界都炸翻一般。


青年抬起一条腿踩在一块凸起的废墟上,手中凝聚着光明能量散发出大小不一的光棱柱,没有目的性的向眼前所见到的一切轰炸至粉碎。


“喂,你在这儿吧?快滚出来。”


 


他的脸庞有着些许雌雄莫辩的秀美,脸上带着无畏的微笑,眼神中充满着年轻人特有的自信和斗志。光明元素在他身旁大量聚集形成肉眼可见的粒子环绕在四周,星星点点的光芒。金色的头发随意的扎了一把马尾。


显然,他拥有着对光明魔法与生俱来的天赋,并肆意的调动着。他那股傲气像是一把锐利出鞘的剑,美得逼人。


神真是不公平呢。


 


黑暗再次在他身后凝聚。


“切,你以为这种雕虫小技对本大爷还有……”青年不屑的转过头。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温热的吐息扑在他的耳根,像魔鬼诱惑的低语。



还没等青年调转方向,就感到背后一凉,衣服上附着的防御性魔法便被激活了


——也就是说,防御魔法自主判断刚才是致命的一击。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得手呢。”


 


黑暗凝聚成人型,头发全部梳至脑后,棕红色的眼睛犹如上好的红酒般在光照下闪烁着不知名的光泽,黑色的披风像羽翼般铺展开,他隐身于光照不到的角落,露出甜美而诱惑的笑容。


他是世界上一切邪恶的总和,被神明遗弃的存在。


他藏在阴影中,用最甜美的语言挑拨那些信仰不坚定的人,使脆弱的灵魂被囚禁,受到永久的奴役与折磨。


他们是最邪恶的存在,是理应被消灭,被神明所惩罚的存在。


 


“你就是那封信的主人吗?”


 


“哦?这不是斗志满满么,我还以为听到本大爷的身份你就夹着尾巴躲起来了呢。”


青年并没有因此退缩,与此相反,他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斗志。“没错,就是本大爷,尤里·普利赛提,是——”


 


“——勇者,对吧。”


在光明殿中受到神的指示,被神明选中的,唯一能打倒魔王的存在。


 


勇利连夜翻阅了先辈们的记录,遗憾的是所有魔王的末路,都是被“勇者”的存在抹杀——无论一开始实力相差的如何巨大、战况如何的占优势,最后都逃不过反败为胜的堪称奇迹般的结果——就像是早就注定好的命运一样。


但也同样,每一位魔王都选择了与命运抗争的道路。


所以说神什么的,真是不公平呢。


但即便如此,他也要独自面对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那些支持自己、信任自己的人们——宽子、美奈子、优子、西郡、小南……


小维。


这是不可思议啊……明明才认识了没多久,那个人就那样突如其来的踏入自己心里,任性的圈了个地方盘踞下来。


而自己甘之如饴。


 


勇利抬眼看了这位年轻气盛的勇者的脸。


在战斗的一开始就使用消耗大量魔力的地毯式轰炸……这个人大概心里把我看得很低吧?论魔力和体力的话,自己可以要比他好很多呢。


真是个小笨蛋。


 


尤里气喘吁吁的防御住了一波攻击,堪堪用剑柄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


四周还不断产生着黑暗生物,从城堡深处、从角落里、从他自己的影子里……


无所不至的黑暗。


最初他轻松的挥舞着重剑击溃了这些低级生物,并用光明魔法追踪着魔王,寻找每一个可趁之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逐渐感觉魔力的亏空,身体疲倦得使不上力气,就连击退杂碎也开始变得迟缓勉强,更不用说还要提防魔王不时的魔法攻击。


他也尝试过用近战速战速决,却没想到对方明明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却用手里的权杖全然架住了自己这把重剑的全力一击,然后轻盈的借力踩上了他的重剑,迅速跳开遁进黑暗中拉开了距离。


 


“放弃吧。”他听到魔王诱惑的低语。


 


开什么玩笑。他来到这儿的理由不仅是为了可笑的“拯救人类”,还有寻找某个失踪得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飞天了的老头子,他可不能在这里倒下。


爷爷,雅科夫,神……我绝对要赢。


 


神回应了他的愿望。


 


一切就如同传说里写的。


失去力量的勇者在神的祝福下再次站起,领悟了新的更强大的力量,内心充满着爱与信念,给予邪恶的魔王最后一击……


青年手中的重剑上,庞大的光明元素像风暴一样包裹着,最终形成了巨大的光剑,带着开天辟地的气势,向勇利劈下——


 


这次大概是真的躲不开了吧。


有一点点,不甘心呢。


 


眼前的一切化为了白光。棕红色的眼睛因为震惊而放大。


 


银发的男子挡在他的身前,纯白色的礼服下摆在气流激烈的冲突中猎猎扬起。他的脚下旋转着复杂的金色光芒的法阵,把他们两个都笼罩在内。


“勇利可能会有点不舒服呢,稍微忍耐下哦~”


他回过头来,冲自己温和的笑了。


熟悉的,湛蓝的眼睛。


“小维……?”


 


“维克托?”


年轻的勇者看起来远比勇利震惊一万倍,神明的祝福加持依旧包裹着他的重剑。他怀疑的盯着眼前的人上下扫视,估摸这是不是又是魔王的该死的幻觉陷阱。


“这不是精神满满吗?”


“啊~尤里也到这里来了呢~是终于获得雅科夫的允许了吗?”


维克托自如的谈笑着,就好像不是在战场上的相遇,而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寒暄。


“别开玩笑了!和我一起回光明殿吧!”


尤里激动的大喊。


听到光明殿,勇利猛然缩紧了瞳孔。


 


“唔……”维克托苦恼的歪了歪下巴,笑了起来,“对不起~可能不行呢~”


“为什么?”


“因为,”他湛蓝的双眼里闪动着温和的光芒,“作为忠实的下人,我得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的小猪猪才行呢。”


明明说着玩笑的昵称,他的语气却深情的像在诉说情话。


 


尤里震惊的在维克托和魔王之间来回看了一眼,像是终于搞明白了状况,“所以,你是背叛光明殿了?”


“维克托·尼基托洛夫?传说中的,史上最强的勇者?”他咬牙切齿般,一字一顿的吐出了他的名字。


 


维克托·尼基托洛夫……?这个男人就是……


魔王震惊的坐在地上,呆呆的注视着身前的人。


“你、你就是那个……”他情不自禁伸手拽住维克托的衣角,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啊啦,一直都没有和勇利说过吗?抱歉。”


身份暴露,维克托叹了口气,蹲下并身体前倾,用额头顶着自家魔王的额头:


“具体可以等战斗结束再解释吗?如果勇利愿意听的话。”


然后他不出意外的看见自家魔王脸红了起来,抖抖索索的点了头。


 


气流激烈的冲击着防御罩。


维克托这才移开了视线站起身,看到尤里再一次摆出了攻击姿势。


“开什么玩笑。”年轻的新一任勇者目光锐利的注视着他,“那我会赢下你,证明你的饲主是多么无能的家伙。”


“看来你是想和我战斗。”维克托收起漫不经心的笑容,拔出了那把他说过只是装饰、毫不结实的剑。


明明是普通的剑身,其存在本身却散发着巨大的压迫感。


以及随后的,轻巧却凌厉到能劈开空间的斩击。


 


“魔王注定要被勇者打败,所以能对抗勇者的,也只有勇者了吧?”


 


他收剑回鞘,刻意不去看周围全然碾为平地的背景,伸手把自家呆愣的魔王从地上拉了起来。


勇利显然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年长的勇者只好用一个热情的吻唤回了他的魂。


 


“维……维克托?为为为为什么?”


你不是应该和小南一起离开这座山了吗?为什么还能回来?


为什么还要回来……


 


“唔,这座山虽然看起来被很厉害的结界包起来,但是拥有神明大人的加护的话,还是能找到路的哟~”维克托笑成了心形嘴,“恩当初接受神谕真是太好了呢。”


“我不是说这个……”


 


“其实我有遗漏的东西。”


 


“诶?”魔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是什么?”


维克托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伸手把他搂在了怀里。


 


“就是你啊,我的魔王大人。”


 


有那样一位勇者,他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长发,最澄澈的双眼,他的微笑夺走了所有少女的芳心,他的话语就仿佛是神之言……光明殿的圣光降临在他的身上,也不过是归还了他本应有的光辉。


而世界上最邪恶的魔王,却轻易的俘获了他的心。


End


全文是听着eversleeping这首歌写完的,强烈安利一下,很合适做bgm。


勇利虽然输给尤里了但是他并不是弱啊!从之前他有技巧的通过偷袭和损耗尤里魔力,和给出触发防御魔法的致命一击看出!


魔王大人是很厉害的!


啊当然维克托不仅厉害还有神明的加持(不知道神现在什么心情)所以才会有画风次元斩啊哈哈哈


下一章就是最后的番外了!


会讲一下战斗结束以后故事的结局(虽然本来打算这一章写完的但是现在已经过零点了所以我要去睡了!)新年小甜饼!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谢谢一路看完的大家!也请务必不要错过番外嘿嘿嘿!


打滚求评论~

评论
热度(186)
  1. 蜜蘋果柒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