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勇利生贺】《Follow the Red Line 》

冉浮华:

#小天使生快!撒花!#
清晨,勇利像平时一样迷蒙地睁开眼睛,准备舒服地伸个懒腰再慵懒地起床。他的手向大床的另一边伸开,然后顿住了——没有维克托。
真不科学啊,这家伙居然起得比他还早。勇利在心里嘀咕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摸到眼镜戴上,然后他看到了一样原本不应该出现在卧室里的东西——一根红线。
这根红线不算粗,当然也不是特别细。它从卧室的房门下伸进来,沿着床沿,一直伸到勇利旁边,而它的末端正绑在勇利的无名指上。
勇利这才发现,他的戒指不见了。他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慌张,只是解下红线,然后像平常一样穿好衣服,走进浴室洗漱。
洗漱完,勇利转过身,发现浴室的门框上方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大的单词——
Follow the red line.
这不是维克托的字。勇利不知道这是谁玩的小把戏,但它看上去并没有恶意,于是他决定照它说的做。
他重新拿起了红线,将它绕成一个小球,然后一点一点地跟着地上的红线走,边走边绕。他打开卧室的门,看到红线端端正正地躺在走廊中央,一直延伸到楼梯口。他沿着红线一格一格地走下楼梯。它在地上绕了一个小小的爱心,然后拖到了他们平时用餐的餐桌下方。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盘子里摆着煎蛋、西兰花和一块小羊排,旁边还有一碗水果沙拉和一杯牛奶。勇利的心情开始愉悦起来。他估计这些不是维克托做的——自从和维克托同居以后,他就很少吃到称得上精致的早餐,因为他们两个人的手艺都不怎么样。
勇利跟着红线在餐桌前坐下,他看到刀叉下面压着一张纸——
丰盛的早餐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勇利试探着用叉子戳了戳小羊排,烤得非常棒。于是他拿起餐刀熟练地切割着它,开始对这一天有了更多的期待——虽然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用完早餐后,勇利站起来,看到红线从桌子旁绕开,通向房子的大门所在的位置。要出门了吗?他还以为会在家里多玩一会儿。他朝房门走去,握住门把手,转动,然后推开门。
门外的花园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勇利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树上挂着他的等身海报,草地上摆着他的等身立绘,秋千上放着他的Q版玩偶,正和一个Q版维克托牵着手——这倒是有点像维克托的手笔,勇利忍不住微笑起来。虽说和许多个自己大眼瞪小眼,感觉还是挺奇怪的。
他继续走着,那根红线引着他绕过了半个花园——连喷泉池边上都摆放着他的照片,那个家伙还真是花痴。花园后面的角落里有一个小门,红线消失在门缝里面,勇利便跟着走了过去。

这栋坐落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别墅小巧且精致,周围有很大的花园,因为附近是树林,通常没有什么人来。在假期的时候他和维克托经常会住在这里,为了好好享受清静的二人世界。
站在小门前面,勇利摸了摸口袋确定钥匙在里面,这才打开小门走出去。门外是一条林间小道,周围是光秃秃的树。说实话,他们很少到这边来,勇利对它并不熟悉。他沿着小路走,拐了个弯,发现红线被挂到了树枝上,和它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信封。
勇利踮起脚摘下红线与信封。他把它打开,里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Turn back,look upward,the first surprise!
勇利照着做了——转过身,抬起头,他看到树枝上挂着一个黑色的纸袋,正好在他踮脚伸手也够不着的高度。
勇利:“……”这是故意的吧?
他估量了一下,跳起来拉住树枝,然后取下那个纸袋。里面是一个包装精致、还系了个蝴蝶结的蓝牙无线自动钛合金(雾)加长土豪金款自拍杆。
——还有一张贺卡,上面写着:勇利生日快乐!希望你会喜欢这个礼物,以后可以一起自拍啦!——披集
勇利盯着它,傻了。
好半天,他才扶着额头叹了口气。
难怪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难怪今天他们大费周章地准备了这些东西。
他之前还在怀疑今天是不是俄罗斯的愚人节,全然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沿着地上蜿蜒的红线继续走,没过多久,勇利就看到路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半人高的巨型俄罗斯套娃,脑袋上搁着一个信封。
Open it.信封里说。
勇利默默地抹了把冷汗,开始打开那个巨大的娃娃——不得不说,这套娃娃做得很精致,一套七个,从外到里,每一个都画的很仔细
他打开最后一个套娃,里面是一个扁扁的纸盒和一张贺卡,贺卡上写着骚气的花体字:生日快乐,可爱的勇利!相信你和我一样欣赏这个俄罗斯套娃。还有,希望我的礼物大小合适,也希望你和维克托会喜欢~——克里斯
大小合适是什么意思?勇利有一点好奇。他放下信封,把纸盒翻了过来,然后——
是一条性感的黑色弹力紧身的……
勇利面无表情,但是脸一下子红了。
还真是符合克里斯的个性啊……纠结了一会儿,他还是拿起了纸盒,然后捂着脸有些慌张地走了。

勇利感觉自己已经调了个头,但是树林里的小路弯弯曲曲,他的方向感不算太好,所以他并不确定。他只是跟着红线慢慢地走。然后他看到前面的路上写着几个大大的字。
—炸猪排盖饭,祝你生日快乐,礼物我放这儿了,拿走就好。——尤里
红线欢快地延伸过去,在地上绕了一个圈,圈里是一个透明的盒子,展示着里面一双做工考究的黑色冰鞋——镶着低调但很漂亮的黑色亮片,银色的冰刃闪闪发光。
勇利把它拿起来。尤里奥的眼光很挑剔,这是个惊喜,它真的很棒!但是,为什么炫酷的冰鞋上会有……一只猫的头像呢?
不过这当然不是问题。

他确信自己正朝着家的方向走回去,红线指引着他在树林里绕了一圈。从各种奇怪的地方找出许多人的礼物后,勇利抱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看到面前是自家的花园正门口。
门关着,但没锁。门把手上用红线挂着一个信封。
勇利单手打开信封,里面却没有纸。
他失踪的戒指躺在里面。
勇利心中一动。他重新戴上它——单手做到这样有些艰难——然后屏住呼吸,打开了门。
早上满园的胜生勇利周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的玫瑰花瓣。中间留出了一条窄窄的小路,红线被放在小路中央,绕出好几个漂亮的桃心,一直延伸到房子的大门里。
花园里静悄悄的,房子里也没有任何声音。但勇利直觉房子里有什么在等着他。
他踏过花瓣,走上台阶,走到大门前,然后站定,伸出手,缓缓地转动门把手——

客厅里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勇利看到所有人都在,带着最灿烂的笑容。
“生日快乐,勇利!”他们一齐喊。
桌子被移到了客厅的正中央,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蛋糕,蛋糕的顶端有一个翻糖小人,是勇利滑冰时的姿态,做得惟妙惟肖。
维克托站在蛋糕旁边,所有人的中间。他笑吟吟地看着他的爱人,红线的另一端正系在他的无名指上。
勇利也笑了。
“谢谢大家!”他笑着说。
把手里的礼物放在柜台上,他拿起一颗巨大的红心——是用红线绕成的——走到维克托面前。
“这是维克托的创意,勇利。”披集说。
“我猜到了,”勇利眨了眨眼睛,“他是个天才,不是吗?”
说完,他把那颗心递给维克托,然后拥抱了他的爱人。
维克托亲了亲他:“我还没有把礼物给你呢,勇利。”
的确是这样。勇利的心又开始怦怦的跳起来。他在期待。
维克托会送他什么呢?
这个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向后转。”维克托在他耳边低语。
勇利听话地转过身。现在他面对着敞开的大门,能清晰地看到门外的场景。
他眯了眯眼睛,然后忍不住睁大了——
从大门望出去,目光越过花园的矮墙,穿过稀疏的树枝,他能看到一栋崭新的建筑,在离别墅不远的地方。勇利对它依稀有个印象——它似乎是不久之前开始建造的,但他从没有注意过它——现在它似乎完成了。
维克托在手机上点了几下,然后,有人将一块大大的招牌高高地挂到了建筑的顶端。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勇利也能辨认出上面印着的大大的英文字母——
“Katsuki”.
“这就是我的礼物。”维克托说。
勇利出神地盯着它。
“这家滑冰场是我投资建造的,以胜生命名。”维克托解释道,“它在两个星期前落成,今天开业——我们住在圣彼得堡的时候,它是我们的私人冰场,平时则可以对外开放——你觉得可以吗,勇利?”
“当然,”勇利转过身,看着维克托的眼神明亮而热切,“谢谢你,维恰——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棒的生日!”
—END—
生贺写得有些匆忙,但幸好还是准时写完了!给我最最最最最可爱的小天使勇利!比心一万次!

评论
热度(139)
  1. 蜜蘋果冉浮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