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戀人被拐走了怎麼辦?(下)

超可愛的啊這篇文!!!
跟五歲孩子吃醋什麼的www不愧是維三歲😂

好好學習去了的渦窩:

終於把這個生賀補完啦!
小學生文筆和ooc能得到大家喜歡真是太感動了… 
愛你們!!

維克托原本預想中美好的二人約會,現在卻硬生生變成了三人行,更重要的一點是,自己的戀人現在關注的人還不是他。 

勇利的俄語水平在維克托和尤里以及俄羅斯隊的成員們幫助下,比起剛來俄羅斯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大的長進。至少日常對話下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他現在不用淪落到面對懷裡的孩子無話可說的局面。 

孩子對勇利眨了眨眼,濃密而細長的灰色睫毛如同蝴蝶撲扇一般,他先開了口道,“我叫安東,今年五歲了,哥哥你呢?”  

杵在一旁的維克托插了一句,“安東,那你也可以叫我哥哥。”  

小安東抓住了勇利的外套,轉過頭看向了維克托,看了幾秒後搖了搖頭道,  

“不,叔叔。”  

“你看起來比哥哥老多了。”  

夾在叔侄二人中間的勇利嗅到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隱隱的火藥味,為了防止僵持狀態再一次上升,他趕緊打了個圓場,對著安東同樣回道,  

“我的名字是Yuri Katsuki,今年25歲了。”  

說著空出的手握住了安東的小小的還有些肉肉的右手,微笑道“你好啊,安東。”  

安東看起來很高興,他也同樣回以勇利,這是他第一次和人正式的握手,所以他甚至都忘記了剛剛還在和自己的叔叔維克託的僵持。 
 
總之,安東就這麼粘上了勇利。 
勇利的孩子緣一直好的離奇,這一點維克托深有感觸,就像雅科夫新帶的幾個青年組選手只要一有空都喜歡粘著他。 
 
雖然說安東並不沉,但抱久了勇利難免還是感覺到手臂有些微酸。 
維克托察覺到了勇利臉上一閃而過有些為難的神情,對著懷裡的坐的正舒服的安東道,  
“安東,你自己可以下來走的。”  

勇利擺了擺手示意無事,比起平時訓練的消耗,現在這點算不上什麼,最多只能稱得上是一個甜蜜的負擔。 

然而懷裡的安東卻點了點頭,小手輕輕拍了拍勇利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自己走。 

勇利只得將他放下,當然他們兩個還是走在了一起,只是從抱著走換成了牽著手走。 

小安東拉著勇利的手走的飛快,即便他並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勇利也只是隨著他拉著自己,被甩在後面的維克托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一大一小,他突然有些苦惱,勇利這樂在其中的樣子也是讓他很為難啊。
他只能加快步伐跟上,免得這一大一小向著錯誤的方向越行越遠。 
 
維克托將安東安置在車內後排的座椅上,並給他系上了安全帶,與其說是係不如換成綁在位子上更好。 

維克托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拍了拍手道,“車上沒有兒童安全座椅,所以你要乖一點哦。”  

安東看著自己這位叔叔,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他只能眨巴著那雙漂亮的湛藍色眼睛望著勇利,眼裡滿滿是對維克托粗暴行徑的控訴。 

當然這眼神沒有被勇利看到,反而是被同樣系完安全帶的維克托捕捉到了,面對小侄子這樣的眼神,維克托覺得自己需要做些什麼了。 

勇利正從右側拉下安全帶準備低下頭扣上時,自己的右手腕被人一把握住然後被拉向了左側,隨之一個吻落在了他右手無名指的戒指上。 

勇利抬起頭看見的就是一張恨不得把得意和炫耀寫滿的臉,他被這般幼稚的維克托弄的有些無奈,心裡油生出了一種想法,他現在就像是個保姆帶著兩個孩子。 
 

他們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一家遊樂園,帶上了安東倒也不顯得突兀,由於今天並不是休息日,遊樂場裡的客人並不多,但維克托和安東這兩個相貌出挑一大一小的兩個人還是引起了遊客的注意,有些人甚至已經認出了這就是著名的花滑選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和站在一旁的同樣聞名的日本選手勝生勇利。 

勇利來到聖彼得堡這一年裡,已經逐漸習慣了同維克託一起被人圍觀。

他現在手裡拿著一份遊樂園的地圖,俯下身詢問著安東的想法,在陪伴著安東玩了幾個項目後,正當他們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時。 

維克托突然停了下來看了一會兒後,指了指不遠處,對勇利道,“yuri!我們去玩這個吧。”  

勇利看向維克託所指的方向,那是過山車,恰巧這一班的過山車剛剛到達最高點此刻正在俯衝下來,遠遠就能聽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看著維克托略顯興奮與期待的表情,勇利不忍拒絕但他還是說了出來,“維克托…安東他不能上這個。”  
 
維克托從來沒有如此後悔,為什麼今天沒有把安東塞給尤里。 
 
安東畢竟還是一個小孩子,在一天的玩鬧後,當他們打算離去的時候,他的眼皮已經有些開始打架了。 

維克托將車停入車庫熄火後,打開後座的門時才發現安東已經靠著椅背安靜地睡著了。 

果然這孩子還是睡著比較討人歡心。 

維克托想著,動作盡可能輕的把安全帶解開,免得把他吵醒,再將他從車庫一路抱到了他的臥室內,給他蓋上了被子後才離開。 
 
維克托從臥室退出來時看到勇利正坐在沙發上撫摸著馬卡欽的頭。馬卡欽見他來了歡快的奔來蹭了蹭他的小腿,維克托揉了揉馬卡欽的頭,又跨步走向了沙發。 
 
他靠著勇利坐了下來,依靠著沙發柔軟的靠墊癱了下來。 
突然間又直起身伸開雙臂抱住了一旁的勇利,半張臉斜貼在勇利的肩部,鼻子還蹭著他的脖頸。 
熱氣打在脖頸上弄的勇利覺得有些癢,
“維克托。”  

維克托像是沒聽見一樣繼續維持著剛才的舉動,勇利也放棄了,想蹭就讓他蹭吧。 
 
耳邊傳來了維克託有些悶悶的聲音,“下次絕對,不會讓小孩子出現在這裡的。”  

勇利突然有些想笑,原來他一直在糾結這些事嗎? 

勇利只得伸出手安撫性地揉了揉維克託的頭髮。

維克托依舊如同一個人形挂件一樣抱著他,勇利想了想,開口道,
“維克托。”  
“恩?” 
維克托恩了一聲示意自己在聽。 
“要不,我搬過來吧。”  
………… 
“維克托…?” 
見維克托沒有回應勇利又叫了他一聲。 

維克托抬起頭,那雙湛藍色的眼睛如同在放光一般,“那今晚就搬來?”語氣中是藏不住的興奮。 

勇利感覺自己的戀人有些著急過頭了,他搖了搖頭笑道,
“最早也要等到明天吧,你得給我些時間整理一下東西,我還要去辦個手續。”  
“那就明天了! ”  
維克托又一次緊緊抱住了勇利生怕他後悔,順帶快速親了他一口揩了一波油。 

勇利也不由自主地被維克託的好心情感染了,他同樣抱緊了自己身前的人。 
 
小劇場:  
勇利搬來的第三天。 
一大清早,連室外的鳥兒還沒開始歌唱,他們家的門鈴就被按響了。 
維克托先醒了過來,他小心的起身怕將還在熟睡的勇利吵醒,一下床他就迅速套了件外套和褲子就跑去開門。 
“早啊叔叔。”  
門外是笑的一臉燦爛的安東,“哥哥在嗎。”  
“不在。”  
維克托關上了門。 

评论
热度(317)
  1. 蜜蘋果涡窝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愛的啊這篇文!!!跟五歲孩子吃醋什麼的www不愧是維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