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
YOI:維勇
名偵探柯南:快新(K柯)、降新(安柯)、赤新、緋色新……等等
(All勇、All新、All柯也吃,大愛主角總受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戀人被拐走了怎麼辦?(上)

好好學習去了的渦窩:

寫給姜子的生賀!!@木姜子  生日快樂!!!
一個奇怪的小腦洞算是小甜餅???
小學生文筆請不要嫌棄【哭
以及分為上下是因為…三次學習忙成狗了然而再不發生日就要過了…_(:_」∠)_


尤里·普利賽提覺得,這段時間裡在莉莉婭的管教下他的脾氣已經收斂了許多,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不然找不出一個更好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麼他現在能夠心平氣和地坐在這個擾他美夢的罪魁禍首面前。
偏偏這個罪魁禍首現在臉上還沒有一絲悔過的意思,依舊是掛著那張笑臉。 
尤里攥緊了拳頭,他感覺自己的手有些發癢,他覺得這張笑臉上應該添一些烏青才更合適。 
“你最好給我一個理由。” 
尤里翹起了腿,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坐姿,手指輕輕敲擊著沙發扶手,他現在很不耐煩,任誰一清早被人用電話叫醒,心情注定不會太好。 
維克托沒有進行解釋,他甚至什麼都沒說就在尤里詫異的目光下轉身進了房,不過他很快就出來了,同時身後還跟著一個看起來約莫五六歲的孩子。 
尤里看著跟在維克托身後的那個孩子,目光在二人之間來回打轉,他少有的沉默了,又突然驚叫道,  
“禿子,你居然背著豬排飯有私生子了?!!! ”  
維克托突然一個趔趄,險些栽倒。 

 “沒想到尤里奧你的想像力這麼豐富。”維克托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以後少和克里斯學。”  
說起來這真的不怪尤里,維克托身後跟著的孩子五官粗看的確與維克託有幾分相似,也同樣有著一頭漂亮的銀色長發和一雙如同海洋一般湛藍的雙眼,這實在是像極了維克托青年時的造型。 
雖然當尤里第一次見到維克托時他已經剪去了漂亮的長發,留下的是日益危險的髮際線。 
維克託有些無奈看著自己身後的這個孩子,轉頭道,

“這是我親戚家的孩子,算是我的侄子,他媽媽今早突然把他帶來,希望我能照顧他一天。”  
“咳…你知道的,我不擅長做這個。”  
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了。 
 “我拒絕。”  
 尤里立馬回絕,語氣中不帶有一絲商量的餘地,他哧了一聲又幸災樂禍道,“你可以讓豬排飯帶,反正他平時照顧你也和保姆沒什麼區別。”  
“不。”維克托搖了搖頭,“今天我們是要去約會的。”  
說著他的嘴角勾起一個弧度,臉上洋溢著過分燦爛的笑,這又一次讓沙發上的尤里的手感覺開始發癢,他猛地翻了個白眼,抓起一旁的包,從沙發上彈起沖向了大門。 
有對像很了不起?? 
“嘭—”  
用力的關門聲在整個樓道裡迴響震動著,驚擾了恰好登上最後一節台階的勇利。 
勇利沒想到會看到氣勢洶洶的尤里,一時間有些懵,他不知道為什麼在此時此刻尤里會出現在這裡。 
“…早?”勇利半天還是只憋出了一句問好。 
氣氛突然變得尷尬了起來,因為尤里並沒有接他的話而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

勇利被尤里盯的心裡有些發怵,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臉上是不是沾上了什麼東西。 
突然間尤里似乎是想到了些什麼,神情一變。從他的臉上能夠很明顯讀出那是一種幸災樂禍的神情。

他離開前留下了意味深長的一瞥以及一臉茫然的勇利。 
勇利的內心有些小小的悲哀,難不成他已經年齡大到跟不上現在年輕人的想法了嗎? 
晃了晃頭拋去這些胡思亂想,勇利按上了外牆上安置的門鈴,深棕色的大門依舊緊合著。 
門鈴聲響到第三次時,在勇利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打算和維克托發個消息時,門終於開了。 
維克托見到來人後鬆了口氣,一如既往的緊緊抱住了門外的勇利,這次他沒有多抱一會兒或者是揩油。 
他有些歉意的說道,“抱歉yuri,可能今天我們的計劃要稍晚些進行了…”他停頓了一下聲音更輕了些,“我這裡有個小麻煩。”  
維克託一手掀起遮蓋在眼前的劉海,一手撐在腰間,讓開了身讓勇利能夠看到他所指的小麻煩是什麼。 

勇利看見的是一個正對著他,此時正乖巧的坐在沙發的孩子,這孩子有著精緻的五官和這一頭漂亮的銀髮以及一雙湛藍色的眼睛。 
維克託有些無奈地抓了抓頭髮,又如同之前一般解釋了一遍這孩子的身份,卻發現自己身旁的人並沒有回應。 
“yuri?”維克托又叫了一聲。 
勇利回過神來,但是他的目光還是停留在沙發上。 
維克託以為他在擔心這孩子,安慰道,“別擔心,再給我點時間我很快就能找到人幫忙了。”  
沙發上的孩子也同樣從勇利進門時,目光就鎖定在了他的身上,一大一小就這麼遠遠的對視著。

他從沙發上跳了下來,繞過了自己的這位叔叔,停在了勇利的跟前,由於他現在還不夠高,只得抬起來看向自己面前的陌生人。 
“哥哥,抱。”  
軟儒的童聲響起,孩子向著勇利伸出了雙手示意要抱。 
“卟咚”  
勇利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戳中了一樣。 
維克託在一旁冷眼看著自己的戀人懷裡撒嬌要抱的侄子,而就在剛才這位小侄子還是對他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他突然覺得頭有些疼了起來。 
同時他的腦中一片警鈴大作,他應該現在就讓人把這孩子帶走。

  

tbc

 
评论
热度(356)
  1. 蜜蘋果涡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