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絕對不低頭

日常被笨蛋情侶閃的俄羅斯隊😂

與維勇的糧食同萌:



  與勇利很親密的人都會知道,勇利偶爾也會耍耍小孩子脾氣、以及勇利任性起來其實比維克托還來的更麻煩。很多人看到他們的相處模式都會一時認為是勇利遷就著維克托,可事實上維克托退讓的場合反而更多一些。




  先不說勇利的家人,尤里是少數的知情人之一,而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反正他們兩個回到家關上門,不管怎麼折騰都是他們的事,只要不要每次大吵就打電話或提著大包小包去煩他一切就沒問題。




  可偏偏只要那倆口子一吵架,尤里就有好段時間無法清淨,即使他因為憤怒而衝著他們大吼他們也不會消停、依然故我,最後尤里決定了只要他們吵架,不管怎麼樣都得離他們五尺以上,能不對話就盡量不對話,管他們怎麼鬧。但偶爾躲不過的時候總還是得死著臉敷衍個兩三句,否則身邊的噪音只會更大更鬧人。




  「YURIO--」維克托哭喪著臉到尤里身邊。




  「我不管,總之你先去道歉。」尤里連問都沒有問,在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只是讓他去道歉,然後別吵他、他還要練習。




  維克托對尤里的反應也沒有覺得喪氣還是認為尤里冷淡,應該說大家都見怪不怪地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每次都是維克托先低頭道歉這件事維克托自己也清楚,連當事人都明白的事情尤里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這種反應也是情有可原。




  「這次我絕對不要先道歉。」維克托鼓著臉抱怨著。明明這次就是勇利的不對,為什麼得他去道歉?他對此感到不滿,不管怎麼樣維克托這次打算等到勇利主動向他表示歉意才肯罷休。




  「既然都決定了就滾一邊去啊!」尤里實在不懂都已經打算好了還來煩他的這個快禿頂的老人家到底想幹嘛,一個咋舌就想離得遠一點。




  「可是勇利不在……」沒有因為尤里的一句話離開,維克托反而有些不明所以的小聲咕噥。




  對了,就是這樣。尤里聽懂了這令人匪夷所思的回應。




  不甘寂寞的老孩子吵架了、冷戰了,可是因為沒有人可以讓他黏糊所以就跑來煩他了。既然都做出了要讓豬排飯先道歉的決定,那就一個人承擔這孤獨的過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過來吵他吧。尤里覺得自己何其無辜啊。




  「那就去道歉、然後和好,不要來煩我!」尤里又無法完全的無視維克托,又對這場對話感到十分不耐,如果可以尤里簡直想直接把眼前這哭唧唧無病呻吟的老傢伙丟到海裡餵魚,省得耳根子不清淨。




  「可是YURIO你聽我說--」




  知道維克托又想跟他抱怨這次吵架的緣由,總之先拒絕了再說。「都說了我不想管啊!」反正他拒絕了最後維克托還是會纏著他直到他把事情經過說完為止。




  「勇利他竟然為了一本雜誌跟我鬧脾氣!」說到這裡,好似維克托的氣憤又重新湧入心頭一般口氣再一次的僵硬了起來,臉上十足地表現出了自己的憤怒卻也帶了點委屈的神色。




  好吧、好吧,尤里想他大概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竟然因為雜誌裡的我對著現實的我發脾氣,這不是很過分嗎!」




  果然是這樣,尤里再次對眼前這個人感到無比煩躁。他其實很想直接開口對他說「別老是跟書面或周邊的自己吃飛醋,老頭。」因為這確實沒有必要,誰都知道勇利再怎麼寶貝那些沒有溫ˋ度的東西都比不過眼前這個無賴。這難道是他們的情趣嗎?說真的尤里沒必要知道也不想知道,然而即使他不想知道也會有人主動跑到他的耳邊嚷嚷。




  「是啊是啊,那你就慢慢等著豬排飯道歉吧。」說到底這場誰也不低頭的爭吵比的不就是對孤獨的耐性嗎,比起勇利、尤里實在是沒有很看好維克托,還不如直接現在就去道歉呢。




  總之怎樣都好,快結束話題讓他去練習吧。尤里又往一旁走了幾步,準備穿上冰刀鞋再次走上冰場。




  可這次出乎尤里的意料,他們的冷戰比想像中的還要長,看來這次維克托是鐵了心地想要勇利像他道歉為止了,不只是尤里、一起練習的大家都能看出他們倆現在氣氛很僵,也沒有人想要去摻和。雖然是這麼想的,但看著維克托一臉寂寞難耐不斷在冰上跳躍、勇利則是一副想偷瞄卻又馬上收回眼光自我厭惡的樣子,讓旁邊的眾人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何反應才好,感覺表現的太開心或者太漠不關心都不是很好。




  --這倆口子煩死了。




  這是旁觀的每個人都有的共識。




  而在受難最中心的尤里雖然覺得這樣不太道德,但還是有種「終於讓大家一起跟自己受苦了」的幸災樂禍感,莫名的有些愉快。




  本來維克托體力就沒有勇利那麼好,這樣不要命的連續跳躍縱使身體再怎麼熟悉也會出差錯,所以維克托在又一個跳躍時候當然很華麗的摔倒了。




  維克托的跳躍失誤實在是很難得可貴的一件事,每個人一時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目瞪口呆的往維克托的方向看去。維克托沒有動作,就這麼趴在冰上沒了動靜。




  「喂,維克--」




  「維克托!」在尤里還沒來得及說話,旁邊勇利就用快滿溢出來的擔憂口吻喊了聲,用極快的速度滑到了場中央。




  尤里正要邁開的步伐硬生生地停住了,有些呆滯的盯著眼前的畫面看。




  「維、維克托,沒事吧?有哪裡受傷嗎?腳呢?腳沒事嗎?有撞到頭嗎?」勇利扶著維克托仔細往他身上瞧,一點小地方都不放過。




  看到勇利那麼緊張的樣子,維克托也呆愣了一下,接著眼前就漸漸變得模糊。在這個時機點眼看維克托的眼淚開始打轉,勇利急得跳腳。




  「有、有那麼痛嗎?那……還能走嗎?」勇利做出了要把維克托扶起來的姿勢,沒有動作而是等著維克托的回應。




  維克托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將眼淚吞回去之後一把抓住勇利,結果兩個人都一起往冰面倒下去。




  「勇利--!」




  看起來好像沒有受傷。




  周遭的人看著在冰場上再次變得黏膩在一塊的兩個人,一語不發地轉過頭繼續做著自己該做的事,在心底期待著雅科夫的到來把這兩傢伙就地正法。




  只是尤里跟其他人想的有些不一樣,他還多想了一件事、說好的要等豬排飯道歉呢?




  --啊啊,這倆口子簡直煩死人了。



评论
热度(157)
  1. 蜜蘋果與維勇的糧食同萌 转载了此文字
    日常被笨蛋情侶閃的俄羅斯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