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The Journey (ABO,兩發完)(下)

安妮的餃子餡:

真心沒想到能有那麼多人喜歡,非常感謝大家!勉強把這輛真·火車開上道了,不知道夠不夠好……

  

因為這幾天一直在上課,現在才找到時間更文,真的很抱歉……

  

簡介:Victor Nikiforov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乘坐那列陌生異鄉的火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一個已被標記過的Omega吸引。

  

上篇

  

(十四)

  

我已忘卻了你的愛,可我卻從每一個窗口裡隱約地看到你。

  

(十五)

  

是煙花在空中爆裂的聲音驚醒了Alpha。他的結不知何時消退了。空氣中信息素的味道尚未完全散去,讓他睡意全無。在他身邊,勇利把臉埋在枕頭里,睡得很熟,脖子上的新傷口血液已經乾涸。

  

Victor整理好衣服,下床走到了窗邊。房屋隨著火車的前進漸漸密集,又被甩在身後。煙花從某棟稍高些的樓後竄出,在空中炸響,向四周飛射,瞬間將沒有星月的夜空和潔白的屋頂照得雪亮。焰火顏色單調——桃紅或是綠色,但佈滿了天空,在行進的火車上看別具一種美感,彷彿這列車是暢遊在星河中一般。

  

這是新年的足跡。

  

如果他的手機在身邊,他會在備忘錄裡再添點一無用處的東西,諸如“煙花可稱是最偉大的發明”。不過他實在捨不得離開這個包廂去取。

  

(十六)

  

總的來說這次性事和Victor預想的他們之間可能會有的第一次還有些差距——他倆衣服都沒脫乾淨。

  

但這不妨礙它成為一次棒極了的體驗……好吧,是他認知裡最好的一次。那可是勝生勇利,他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十七)

  

Victor思考了一些有關精神鏈接的事。

  

事故沒能抹去這種伴侶之間的聯合。只是它是蘊藉的,一如愛本身。

  

所以車禍後的一個月裡,勇利多半能感受到他的狂躁與憤怒。而他自己的痛苦和無助中,有一部分也未嘗不屬於他的Omega。

  

(十八)

  

勇利,勇利,勇利。

  

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車,你的名字是俄羅斯漫長的國境線。

  

……

  

今夜,你是旋轉,我是迷失。④

  

(十九)

  

銀髮男人坐回床邊,拿起勇利放在床頭的kindle,繼續閱讀那本他沒看完的《解憂雜貨店》。

  

在終於完成了最後一行時,他也同時發現了勇利已然醒來,正睜大眼目不轉睛地望著他。

  

意識到Victor也在看自己,勇利不好意思地別開目光,嘟囔道:“我看不清楚的……我把眼鏡落在了洗手間。”

  

Victor放下閱讀器,抬手幫他把貼在眼皮上的髮絲撩開。

  

“我剛剛讀完了一本書。”他說,“最後的幾段我不太明白。可以念給你聽嗎……當然,我的發音不大標準。”

  

不等勇利答話,他自顧自地又拿起kindle,開了口。

  

“……地圖是白紙當然很傷腦筋,任何人都會不知所措。”

  

“但是,不妨換一個角度思考,正因為是白紙,所以可以畫任何地圖,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你很自由,充滿了無限可能。”

  

勇利一語不發地閉上了眼睛。

  

Victor靜靜地等待著。

  

……

  

“我們本來要結婚了,我們甚至定好了蜜月去哪裡——去坐觀光列車,”黑髮青年忽然發了聲,“你已經引退,專心致志地做我的教練和編舞。後來在參加大獎賽的時候,你卻突然患了急病,需要馬上手術,就在異國他鄉……我當時為此很擔憂,什麼比賽的心思都沒有了。然後,在本應拿高分的部分失利,差了一點點,沒能取得獎牌。”

  

俄羅斯人愣住了,沒有料到他會突然提起這些。

  

“手術很成功。但出院後我們卻大吵了一架。你難過極了,說我不該因為你的事就讓我倆的投入和期望化為泡影。而我指責你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於是……”

  

銀髮男人覺得如鯁在喉。

  

 “你那時究竟說了什麼?”他擠出了這句話。

  

勇利使勁搖了搖頭。“別讓我再提起那個!”他哀求道,“我從說出去的那一刻就開始後悔。相信我,相信我,我絕不是真的那樣想……”

  

Victor吻了吻他的臉頰。

  

“我知道你不是那樣想。”他溫和地說,“誰人不會犯錯呢?至於我,我聽起來確實很混蛋。”

  

“不,你該對我生氣。”勇利把額頭抵在他的肩膀上,“我總讓人失望。”

  

Victor拉過被子,把他的身體裹嚴實。

  

“你知道嗎?'我'已經對這件釋懷了。我很確信這點。”他平靜地說,“我才不覺得你我之間的過往已經毫無意義,絕不!世界上有那麼多國家向可去,日本每天有那麼多車次可乘,每一列車上有那麼多旅人……”

  

而我遇到了你。

  

“……這多少說明了什麼。”Victor總結道。

  

勇利低著頭,沒有說話。

  

“我記得你明天早上就要下車?”銀髮男人問道。

  

黑髮青年點了點頭。

  

“如果這一次火車重新啟動時,你選擇留下呢?”

  

勇利驚訝地看著自己的Alpha。“和你一起留在火車上?那麼接下來我們會駛向何方?”

  

“直到盡頭。”Victor短促地回答。

  

勇利把身體蜷縮得更緊。

  

俄羅斯人站起身,走到了包廂門口。“我得回去了,”他說,“還是……你不需要做任何自己不情願的選擇。”

  

在Victor踏出去準備帶上門時,勇利叫住了他。

  

“謝謝你,Vitya。”他小聲說。

  

Victor沒來得及問他謝什麼。

  

(二十)

  

愛能在最讓人失去信心的墓碑上催生出希望的枝葉。

  

他們說你失去了過去,並且毫無贖回的希望。

  

而我始終無法放棄你,就像海蚌無法捨去珍珠——它的沈痾,也是它內裡的願望和價值。

  

願我傾注的夢與心智能給你帶來新的歡樂,在餘生中重新盛滿你的杯盞。

  

(二十一)

  

Victor Nikiforov在正常時間起床,但磨蹭到很晚才到餐車去吃早飯。餐車裡只剩幾個人。他的背後有兩個老太太正在談論昨天車廂裡留下的一點氣味(“有某個Omega發情了,一定是這樣”),他右方的桌邊坐著個戴眼鏡的商人模樣的傢伙,正在對著電話喋喋不休,而他自己則望著窗外掠過的景物,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敢想。

  

可他沒法阻止自己明白列車剛剛在長谷津停靠過。

  

……

  

“早安,Victor,今天的菜不合口味嗎?”勝生勇利打著哈欠,揉著眼走了進來。

  

Victor怔怔地盯著他。

  

“我來吃早飯。”勇利直視著他的藍眼睛,強調道。

  

他頓時明白了那個Omega的決定。

  

“話說,你把我倆的戒指放哪兒了?”這是銀髮男人的第一個問題。

  

……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⑤。

  

The End

  

④節選自《帕斯捷爾納克致茨維塔耶娃》。 

  

⑤莎士比亞詩歌《O Mistress Mine》。

  

 

  


 
评论
热度(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