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星光(终章)

树:


*文章二次整理
*lof似乎看不惯下篇一直在吞……


06


剩下的时间在不断琐碎的小事情中被消耗的也只剩下七七八八,随着婚礼的到来勇利似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维克托最近也一下子像是变得忙碌起来了一般,时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勇利也曾试过板起脸来责备维克托为什么不陪着自己的未婚妻,但却被维克托用其他事情岔开话题或是直接蒙混了过去。


谢天谢地前几天还是阴天的天气终于在婚礼那天放晴了,勇利停止了心中的胡思乱想,抬头看了看天穹之上那繁多的星子,似乎因为是晴天的关系,天空一下子就好像变得高远而辽阔,从最上方的漆黑开始,天穹像是荡开来的一圈涟漪,逐渐变成温和的蓝色。


他最后帮刚换好婚纱的新娘打理了一下那繁复的白纱布,然后往她的发鬓上插了一朵将开欲开的红色的玫瑰花,就像是女子活泼而热烈的性格。


“胜生先生 ”沉默着的娜塔莎缓缓的开了口,她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她即将和面前的青年说出她憋在心底很久了的事实,而面前的黑发青年那双温和的棕红色眸子也在看着她,“你现在应该去的地方不是婚礼场地。”


“什么?”勇利有些吃惊的看着发表了惊人言辞的娜塔莎,大脑弧线还没有转过弯来的他说得上是一头雾水。


好吧哥哥,你真是欠了我很大的一个人情。


娜塔莎索性也不再严肃的说话,穿着婚纱的她毫不顾忌的靠在了围栏上,背后就是广袤的星空:“胜生,我要结婚的对象,可从来都不是维克托,是查尓德。”


一时间两边都有些寂静,只有风吹过草坪的声音。勇利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样,艰涩无比的开口:“这个时候开这种黑色幽默,娜塔莎你不会在开玩笑吧……?”


事实证明娜塔莎看到黑发青年脸上表情的时候还是有点心疼的,但是她只要一想起这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这对方却又要装作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明明就快要拥有彼此了却又要各自再退一步。她有直觉,如果这次胜生勇利再度选择退缩的话,他们两人可能真的会错过终生。


毕竟人在真正为了爱情而牺牲一切之前,都只是为了自己而活,都是那个自私的、胆小的、有点小私心的自己。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大了一点:“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胜生。快去吧,五个街区外的那个小教堂,有人在等你呢。”


“我不明白。”


娜塔莎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这是他们见面以来胜生勇利第一次打断她的话。


“我不明白。”


“明明、明明我都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了……”她看到胜生的手握紧,似乎语气里都带上了一点晦涩的哭腔。


“但如果维克托不这么做,用一个谎言把你骗来俄罗斯的话,我想你永远也不可能再踏足这方土地了不是吗,”娜塔莎猛然之间有一种气急的感觉,明明这个人就在你的面前了,明明你们就差一步之遥了,为什么还要畏缩不前?“他想你回到他身边,胜生。”


“他想的快疯掉了。”


你还要再躲藏吗,你们之间还要凭借着自私的谎言伤害彼此多久?


“你到底在惧怕着什么?”


娜塔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可能有些激动的战栗,她一把拽住勇利的手也不怕什么失礼不失礼,就在这时她感受到似乎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掉落在她那套了白手套的手背上,洇开一片悲伤而又带着点庆幸的痕迹。“胜生,你……”


青年抬起头来,微风吹拂着他微微泛红的脸,眼底在泪水间似乎是盈满了头顶上星光的温柔,他的另外一只手抹了两下眼眶,然后颤抖着声音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尽量有些恶狠狠的微笑:“这个混蛋……料定了我肯定不会拒绝他。”


娜塔莎听了这话才终于放松下来,露出了一个微笑:“是吧,维克托啊,就真是一个独断专行,自大的要死的混蛋。 ”


就在这时候挂在走道墙上的钟因为到了整点发出了金属敲击的闷响,娜塔莎朝勇利眨了眨眼,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喜悦。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勇利和她一起奔赴婚礼现场。娜塔莎当初坚持不要婚车接送,她要求穿着婚纱,自己奔跑这几百米,奔向自己的爱人。


她推了推勇利,再次重复了她数分钟前刚说完的话:“快去吧,五个街区外的那个小教堂,有人在等你。”


“我的仙女教母在帮助完辛杜瑞拉后,也应该奔向自己的爱人啦。”她后退了几步,然后两手抓住自己的婚纱,背对着勇利向着林荫道路的前方,那片灯火通明,觥筹交错的地方。


勇利看着娜塔莎向前奔去的背影。月光照在女子洁白的婚纱上,照在女子银白色的长发上,那随着她的奔跑而微微摆动的镂空披肩上缀着洁白的羽毛,她的高跟鞋稳稳的踩在脚下,发鬓上那一朵美丽的红玫瑰让她大胆而迷人。


这是一位如同天使般美丽的新娘。


勇利低下头,这是他三年以来第一次没有跟随新娘奔赴现场,他转过身去,向着和娜塔莎相反的方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进跑去。


他的头顶,星光闪烁。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你是否只愿为我闪耀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啊
You never shined so brightly
我感受到了你从未有过的闪耀




勇利感到自己沉寂了那么久的血液似乎在那一刻尽数苏醒,它们尖叫着喧闹着,但中心意思只有一个——


到维克托身边去!


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身边去!


穿过五个街区停在教堂门口的时候时针恰好指到八,古老的钟楼发出浑厚的响声,惊飞了一群将歇未歇的鸟儿。勇利停了下来,怔怔地看向教堂门口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有很多话想和维克托说,比如问问他三年前为什么要选择离开,比如这个骗他来俄罗斯的谎言真是蠢透了,再比如他现在站在那里笑的依然让他提不起拒绝的念头。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红着脸喘着气,可两方的目光里,却又都带满了亢长的旅途终于结束的释然与疲惫。


维克托就站在那里,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的距离,他手里拿着那个盒子,那两枚模一样的戒指就那么躺在黑色的绒布上,温柔的闪着光。


“哈雷在他有生之年里并没有看见他所预言的彗星再次降临,却怀着某种信念辞世。”


“我的生命中也一定都有一颗名为胜生勇利的彗星,虽然一开始可能几经错过,但最后却一定能在星光灿烂之时再次相遇。”维克托一字一句的这么说着勇利曾经绞尽脑汁想了大半个晚上的话,眼底是温和的笃定。


兜兜转转了三年,他们终于还是再次相遇。有些时候爱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能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连接在一起,能让陌路的两人彼此燃烧甘愿为爱而死。


那第一次热烈而愉快的共舞,阳光落进窗子彼此安静的沉眠,第二个楼梯口右转处那狼狈而又疯狂的接吻,双手彼此交握的时候的温存。原来他们早在那个时候已经与对方纠缠的如此之深,再也无法分开了。


勇利稍稍露出了一个微笑,即使声音里又参上了三分喜悦三分哀伤的颤抖。


“真是,我们呀,”


“到底都做了什么些傻事啊。”


时至今日他才明白,曾经的他,曾经的维克托,都做了些多么愚蠢的事情来伤害彼此,伤害深爱着对方的自己。


他冲上前去,用力的亲吻这个他阔别了三年的爱人,就像最开始他在楼梯转角那个高温的亲吻一样,他也没有闭上眼睛。他们在教堂门前拥抱着彼此,星光渐次铺开在这寂静的夜,看上去寥远而空阔,但却恰好是两颗彗星相交的轨迹。


从最初,到终末。


这微弱却又温柔的星光啊,照亮了他们的归途。


END


           

评论
热度(38)
  1. 韩队的亲妹妹 转载了此文字
  2. 蜜蘋果 转载了此文字
  3. 蜜蘋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