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
YOI:維勇
名偵探柯南:快新(K柯)、降新(安柯)、赤新、緋色新……等等
(All勇、All新、All柯也吃,大愛主角總受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恋爱绝缘体的爱情故事 (CEO维克托×调酒师勇利)

树:

恋爱绝缘体的爱情故事


短篇已完


真要说有什么,大概就是单身人士看了沉默的故事吧。


偷偷赶一发末班车520快乐啊各位!


送给松子!!!呜呜呜松子最可爱了表白你@亚斯伯格症侯群


————


00


当你为了一个人放下自己的矜持与对方肆意疯闹的时候,请相信你已经坠入爱河。因为,纵容是一切爱情开始的最初始表现。


01


胜生勇利是真的觉得自己似乎成了恋爱绝缘体。


整个大学生涯和女生唯一的接触竟然只有运动会上的混合接力赛那接棒的的瞬间,这样的男生估计也只有自己了。暗自仰慕着的学长也因为毕业离开而让他错失了唯一一次告白的机会。


不过就算他和学长真能有机会独处,他也没有这个胆量去说出自己的心迹吧。胜生勇利擦了擦吧台酒柜里面的玻璃杯,悄悄叹了一口气。


酒吧今天的主题是假面舞会,酒吧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戴了镶边的假面,酒吧门口也为来这里纵情声色的男女客人提供面具。舞台中心光影悱恻,各色凌乱的灯光交错编制出一个神秘温柔夜色陷阱。


“嘿勇利,今天不喝酒了吗?”披集端着盘子又回到吧台,促狭的朝自己的好友挤挤眼,然后顺着坐在吧台旁,把盘子里那杯无人认领的威士忌往勇利的方向推了推。


“不了披集,”勇利简直要把自己塞到地缝里去,披集确定勇利那发红的耳根的温度绝对可以煮鸡蛋了,“那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再错一次了!”


这时候的勇利还不知道,还有五个小时,他就会打破这个誓言,然后被拉上就着热辣的歌曲跳得所有包括酒店经理克里斯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惊掉了下巴。






02


维克托下班时天已经黑透了,而且还糟糕的下着雨。湿冷的雨水像是蛇一样缠上了他的手臂,让他的内心都像是被一点点侵染一样浸透了冰冷的气息。


维克托走在街上,微微整了整自己的风衣,他看着公寓窗户透出来的鹅黄色的灯光,还有隐隐绰绰的爱人之间的欢笑。这个世界上,大概每一扇这样的窗口都有自己的故事吧。


万家灯火, 万家故事。


而这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俄罗斯男人,却只顶着风雨,银色的发丝有一两缕黏在了额头上,但却不使他看上去狼狈。阴郁的天气容易催生出一些负面的情感,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缺了一个大洞,需要什么来填满。或者是靠酒精让自己暂时的不去想这些糟糕的事。


雨开始下的大起来,维克托护住自己的公文包,没有直走回家,而是向右转过街角,快步走向好友克里斯的那家酒吧。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向右转过街角的那一瞬间,命运就开始与他开了一个一辈子的玩笑。


当两个恋爱绝缘体撞在一块时,有些事情大概就是注定的了。


03


他接过那面银色的面具,步入酒吧。维克托径直穿过扭动着的人群,走向吧台。


“一杯尊尼获加。”


带有一点俄式卷舌的英语在游神的勇利耳边炸起,胜生勇利抬起头来,在看到眼前的到底是何许人的时候身体快过思想,脸上抹上一层薄红,他的手猛的收回来,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搁回去,像是被烫到了一样。


维克托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面前这个亚裔调酒师。他黑色的头发尽数被梳上去,露出光洁的,微微渗出一点汗水的额头来。这个岁数大约二十上下的青年戴着一副黑色暗纹的面具,那双棕红色的眼睛的神采却足以使黑发青年一身黑的西装装扮变得光彩夺目。


至少从维克托的角度看来,这真是一个俊气的男人。


而当他看到这个调酒师手忙脚乱的帮他调酒的样子的时候,心中那点因为生活与孤独所带来的空虚被什么东西所填满,维克托真心实意的眯起他那双钴蓝色的眼睛,愉快的勾起唇,小指指节欢快的在吧台上打着拍子。


当然也不忘在心中给这个有——那么吸引人(他在心里用双臂画了一个大大的圆)的调酒师打上可爱的标签。


他突然就想没事大概也可以多来几次酒吧了,克里斯大概会为客源的增加而感到高兴吧。


维克托一边在心中脱线的想着,一边转动转椅,使自己面向喧嚷的扭动的人群,然后慢慢地转了转高脚杯中的液体,他在门口已经看到了这次假面舞会的关键词是爱与欲,所以他也无比随意的听着热辣奔放的歌曲,当听到乐曲的的最高潮时他将鸡尾酒一饮而尽。


紧接着下一秒他就被人扣着肩膀猛的转过转椅,拽皱了他的衣领。尼基福罗夫先生甚至还没能反应过来,就完全掉入了那一片宛若漩涡一般的棕红色瞳孔之中。


那个十分钟前还羞涩的连眼睛都不与他对上的黑发青年现在竟然摘掉了面具,醉意上脸染红了他的双颊,他放缓了语调,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诱惑语调说到:


“——Shall we dance?”


维克托脑袋里突然就有什么东西断掉了,也许是理智——哦去他妈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他甚至只来得及花费最后一点理性思考这个青年摘下面具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然后下一秒他就举起手拉过青年的手,碰倒了青年边上放着的无色液体,但现在已经没人注意这些了。


一旁那个名叫披集朱拉暖的胜生勇利的挚友愉快的收起摇摇欲坠的玻璃杯,然后将柜台上的液体擦干。他觉得自己在今天干了一件非常非常正确的事情。


他甚至毫不夸大的觉得自己简直改变了历史。


那么请问十分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04


那么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到十分钟前。


“什么??勇利你干嘛不上去大胆的告白——那是你大学喜欢了四年的人吧!”


“这不是告不告白的问题吧,”勇利瞅了瞅离他只有一个柜台距离的银发男人压低了声音却又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音乐,“他看上去完全忘记了我曾经是他带的学弟了。”


“好吧好吧 ,”披集·最佳男闺蜜·朱拉暖做了一个理解的和善表情,但那个表情却让胜生勇利感到自己的鸡皮疙瘩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蹭蹭蹭的冒出,如果他再留心一点的话,他就会发现披集脸上明显带有不怀好意的笑容,把手里的一杯无色液体递到了勇利眼前,“但总归是要试试的嘛,你也该结束自己恋爱绝缘体的称号了。”


勇利接过了这杯白水,一口气往下灌了两口,然后一种难以言喻的辣意直冲他的大脑。


这里或许可以科普一下,胜生勇利,不能沾一点酒,沾酒就喝醉,一喝醉就会像他的家乡任何一个九州汉子一样发酒疯。胜生勇利曾经在大学组织的交流酒会上失态喝醉,据说那一夜胜生勇利的舞蹈让无数学舞蹈的少男少女无地自容并且名气响彻了学院上下从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甚至战胜了前舞蹈社社长维克托被冠名当之无愧的舞王。


眼下的情景似乎比几年前糟糕了不止一倍。


多年前勇利仅凭几瓶香槟放飞自我,又可况半杯由鼓手光虹提供的中国好酒二锅头?






05


当胜生勇利甩开外套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解开了头两颗扣子时,他的气场似乎都在一瞬间转变。


他一手拽着维克托,披集在后台拼命打手势要音乐师傅将歌曲调换。胜生勇利似乎因为喝醉的原因似乎是连脚步也变得肆意而恶劣了起来。皮鞋重重踏在舞池地板上发出的闷响让维克托觉得它就像是敲击在自己心头一样。


人群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舞蹈,音乐更换的那一瞬间也只是小小的响起了几声轻声地抱怨和一点点的骚动。维克托看到胜生勇利的名牌在脱下外套的时候露出来。上面那个名字更让他觉得眼熟。


“胜生……胜生——?!”


维克托终于想起了当初在大学酒会上斗舞击败他的胜生勇利,那个让他头一次感到惊喜与内心悸动的青年。工作后他不是没有想过再去见见他,但却因为临时接受了家族的产业而不得不放弃,再后来也就被他一直抛之脑后。


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共舞,只是自大的维克托先生向来只懂得一直向前,让他错过了无数次发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的机会。


You got me lookin'


Dancin' like she don't give a dam


Her body's workin'


Bumpin' to the sound of my jam


火辣的歌曲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后台的故意,舞台上斑斓的光影一下子变多。维克托搂住勇利的腰,两人默契的向前跨出那一步,热情洋溢的探戈给人以斩钉截铁、棱角分明的感觉。他们娴熟的配合,汗水顺着他们的脖颈没入领口深处。他们互相凝视,但又时不时快速拧身转头、左顾右盼。


I've been thinkin' 'bout you baby baby,


All night we're all singin'


One,two,three,fourSexin' on the dance floor


他们的探戈就像两人自愿投入其中的战争或者搏斗,他们之间强烈的目光和身体接触让这场舞蹈成为了彼此试探对方心房的敲门砖。


当最后一个动作结束的时候,维克托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和勇利换了男女步。当他顺着舞蹈的最后一个动作向后仰进勇利的手臂里那一瞬间,胜生勇利飞快的低下头在他的唇边啄了一小口,就像是有一把毛茸茸的刷子在撩拨着他的心脏。


“喜欢你……”


哦老天。


维克托,被爱神遗弃了二十三年的斯拉夫男人,今天终于被丘比特射中了心脏。


而且还是正中靶心。


END

评论
热度(52)
  1. 韩队的亲妹妹 转载了此文字
  2. 蜜蘋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