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维克托有一个秘密(中)

AOrmosia其实是个豆子:

bug有,ooc有,奇奇怪怪的设定。
emmm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甚至没有大纲随意放飞。




——分割线——




    毫无征兆的,“对不起…”一个微小的声音怯怯地打破了宁静。
    维克托浑身一抖,强行咽下了又一声尖叫,凝滞了好几秒,才慢动作似的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
    蓦地撞进一双湿哒哒的小鹿眼里。
    他的心脏又跳漏了一拍,或许是因为没有做好准备,就亲眼所见灵异生物的刺激,让他呆愣住了。
    这个生物好像…有点可爱?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亮晶晶的大眼委屈兮兮地眨巴着,一双搭在床沿边的小手微微攥紧,小幅度的扯动了维克托身下的床单。
    维克托挪了挪身子,手肘发力支撑着自己坐起来,睁大了眼望着蜷在床边的姑且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Wow…你是什么……?”
    “我是一只灯精灵…”小东西缓缓站起来,不安地把手指绞在一起,“我叫勇利…”
    “你…是这个灯?所以你这几天一直在房间里?”
    勇利点点头,小心地观察着维克托的表情。
    “那勇利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看你拍的照片,还有…唔……”
    维克托应该没有看错,话音未落,勇利小脸蒙上一层薄薄的粉色,便低头不语了。他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去追勇利的眼睛,“还有什么?”
    勇利别扭地侧过脸,目光落在小灯上,“没…没有了…”
    “哦~原来房间里有风是因为你在动啊~”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把眼前的人儿尽收眼底,柔顺的黑发,白皙的肌肤,套上一件宽松的米色薄毛衣,赤足站在地板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可疑的人,甚至十分,不对,一百分的可爱。
    起初残留心间的违和感已经烟消云散,维克托内心在咆哮了第九十八次“太萌了”之后,紧接着萌生出了“抱着他睡觉一定很舒服”的念头。
    勇利见维克托半天没吭声了,以为他还在生气,张开嘴想说些什么,考虑再三,又迟疑着抿住双唇,赌气似的“咻——”的一下变成巴掌大小,躲在小灯后不肯出来。小小的声音从灯柱后传出,“我保证以后不到处乱动了…”
    维克托好笑地望着小灯后露出的半张小脸,宠溺地说,“那勇利,晚安~”说完他就躺进了被子了,知道房间里有这样一个小可爱的存在,维克托心情大好,怀着对接下来几天的期待安然入睡。
    良久,一个声音在维克托耳畔轻轻响起,“晚安…”




    早晨的阳光斜斜的从窗间洒在榻榻米上,映出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小斜块。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有节奏的敲打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
答应好责编的稿子很早之前就已经整理完毕了,不过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才是一个自由撰稿人的优秀品质。维克托按下发送键,随即捞过咖啡杯喝了一口,嘴角微微上扬。
    “勇利不躲着我的话,就给你看哦~”
    上扬的尾音还未消散,一个人影就在他身边慢慢清晰,“维克托你...怎么发现我在的...”
    “秘密。”
    其实想要感受到勇利的存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大概是偶尔略过一丝轻柔的风,这几天似乎更明显了,虽然维克托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能准确的定位到身边的人儿,就像是异性磁极相互吸引一般,将目光对上他棕红的眼眸。
    “你好像很感兴趣?”维克托看着身边这个完全显现的勇利,他趴在桌子上,依旧穿着那件宽松的毛衣,随着他的动作,衣摆堪堪遮住了臀部,毫不在意地露出白皙嫩滑的大腿。
    忍不住轻咳了一声,维克托将自己的目光从危险的地方挪开,牢牢粘到电脑屏幕上。
    “嗯!我很喜欢!”勇利突然就雀跃起来,双眼似乎闪着星光,“之前那篇《忍者古堡历险记》,还有《消失的圣彼得堡》!还有还有!”
    “Wow~看来你都看过了。”维克托用一种意味不明的语调没什么情绪的陈述着。
    勇利又微颤一下,表情僵在脸上,过会儿心虚的望向维克托,垂下眼帘小声道,“对不起...我擅自偷看了...”
    被别人这般喜爱着,维克托的心里早已乐开了一串节节攀升的牵牛花花,但他决定绷着脸吓一吓这个“小鬼”,来扯平前几天晚上被吓坏了的旧账。
    “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原谅你。”
    勇利微瞪圆目,温顺地点头。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隐形,还有,把你之前在房间里做的事情都从实招来。”
    “你说...答应一个就原谅我的...”




    几分钟后,两个人都正襟危坐在榻榻米上,一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的头顶,一人全神贯注地数着地缝。
    “说吧。”正方辩手率先开始质询。
    “我以后保证不隐形了嘛...”反方辩手发言,“我前几天没有干什么...别的事儿。”
    正方驳回,“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讲实话,这样支支吾吾的很可疑哦。”
    “我没有!”反方辩手启动撒娇攻势,“维克托你都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坏事!”
    撒娇无效,好吧其实是有效的,正方停顿了好几秒才发言,“那勇利就告诉我嘛,我绝对相信你的!”
    “......”反方不予回应。
    正方发言,“勇利做什么事我都会原谅你的啦。”
    “……”沉默。
    正方继续猛烈进攻,“啊,话说我马上就要写下一篇了,要不要换个地方住呢?”
    这个切入点十分有突破性,反方瞬时抬头,难以置信地瞪着正方辩手,眼眶里以可见的速度蓄满了泪花,“呜...”
    “当然要带你一起去的!勇利不哭不哭...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反方依旧是泪如雨下,正方终于主动投降。维克托拉过勇利的手轻轻安抚着,又顺势摸上了他的小脸,为他拭去眼泪。
    “我...晚上...呜...抱着...维克托...才...呜...才能睡着...呜呜...你不要...呜...赶我走...呜...”
    “我怎么会赶你走呢,不会不会......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维克托一把托起勇利的双颊,“你抱着我睡觉?!”
    “呜......哇——”哭得更凶了。




    维克托解释到天色渐黑,终于让勇利相信了自己没有要扔下他就走的想法,勇利这才止住了眼泪,委屈地吸着鼻子,哭累后靠在维克托怀里就睡着了。
    “眼睛都哭肿了...”维克托无奈地轻抚着他的脸颊,温柔地把他抱到床铺上,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后揽入怀中,低头凝视着一张还挂着委屈的小脸。
    此刻终于能好好端详他的睡颜了。维克托用极尽宠爱的目光描摹着他的五官。他有着自然可爱的眉型,添了几分童稚气,像蝶翼轻轻扇动的眼睫下,能想象到那一双动人的眸子,眉飞色舞时亮晶晶的好看,害羞躲闪时呼眨呼眨的可爱,哭红的小鼻头像可口的果实,还有嘟起的唇瓣,微微下撇的嘴角。
    几乎被自己完全包在怀里的小身躯放松下来,平缓地吐息着。
    维克托惊奇地发现,床边的小灯兀自明亮了起来,仿佛也有着呼吸一样,灯光随着摇曳变化,渐弱渐明,形成了天然的催眠曲,困意如海潮卷来。
    他熄了顶灯,搂紧了臂弯里的小可爱,在他眼睫上落下轻柔一吻,“晚安。”




>>>Tbc...




是不是进展有点突然...
虽然我觉得下一次不一定写得完...
这篇基本是我窝在床上写的所以有点神志不清...

感谢一下大家的小心心!不要脸的求一下评论留言!

评论
热度(29)
  1. 蜜蘋果AOrmosia其实是个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