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
YOI:維勇
名偵探柯南:快新(K柯)、降新(安柯)、赤新、緋色新……等等
(All勇、All新、All柯也吃,大愛主角總受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维克托有一个秘密(上)

AOrmosia其实是个豆子:

bug有,ooc有。奇奇怪怪的设定。写傻维是我的恶趣味对不起。




——分割线——




    维克托有一个秘密。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毕竟一个27岁的成年男人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什么的,说出去还是很丢人的。倒也不是因为怕黑,而是如果房间里太黑太安静,他一直睁着眼睛睡不着。


    在十几岁从家里搬出去一个人住后,维克托便养了一只名叫马卡钦的贵宾犬。晚上睡觉时点开小夜灯,笼罩在温馨的暖黄柔光中,搂着毛绒绒的狗狗,听着它有韵律的鼻息,就能安稳入眠,一夜无梦。


    与他怕黑的人设十分不符合的是,他是一个颇有名气的自由撰稿人。


    多年以前,他在网络上连载一篇奇幻文学小说,笔下的魔幻世界美丽神秘又变幻莫测,或是深藏在湖面下的翻转世界,或是隐没入丛林里的蓝眸神兽,吸引了一大批粉丝。而当他首次在签售会上露面后,那耀眼的银色短发,以及那直逼一线明星的帅气面容,又为他招来一群颜粉,此后的商业通告铺天盖地地袭来,逐渐挤占了他的自由时间,维克托眉眼一挑,索性全部推掉,令人意想不到的转向写旅行日记。自带奇幻世界的滤镜,在维克托的眼里,连毫无特点的山峦川流也蕴藏着神秘故事,不定期发布的日记依旧深受读者喜爱。目前他与一家杂志社签约,开始了逛吃逛吃的自由旅行。


    于是,这次他来到了日本九州的长谷津,这里有一家温泉旅馆在网络上大受好评,吸引维克托也来享受一下惬意人生。


    巨大的行李箱砸在榻榻米上,扬起了细碎的烟尘,混合在日式建筑的风雅气息里,十分好闻。维克托满意地环视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计划着,“先来一碗招牌的猪扒饭,然后再来一盅清酒,在月色下泡着露天温泉饮着酒,美滋滋。”想到这里,他甚至哼起了不着调的小曲儿。


    然而,“咔嚓”一声,维克托低头看着被他不小心踩碎的小夜灯,陷入了沉思。


 


    “请问一下,房间里有床头灯吗?”维克托倚在前台边,嘴角噙着一抹帅哥式的微笑。


    桌后的人连头都不抬就回答说,“没有。”


    维克托换了一个姿势,单手撑着下巴,依旧笑眯眯,“姐姐,那你能帮我找一个吗?”


    真利侧过脸,斜斜瞥了维克托一眼,“你睡觉还要点灯?”


    “姐姐帮帮忙嘛~”维克托又抬起一只手,双手托腮地望着真利。


    盯了两秒,一股恶寒袭上全身,真利迅速扭头转向身后的柜子,伸手到最角落,翻出了一个落满灰尘的小灯,往他脸上一推,“只有这个。”


    维克托小心接过这盏小灯,轻轻吹走上面的落灰,仔细打量着这个巴掌大的小灯,红木灯座上雕着精致的花纹,好像是一朵朵的樱花铺满了整个灯座,一个小巧的灯泡被小心地保护在棕红色的布织灯罩下,甚至看起来乖巧可爱。


    “Wow~真是,别致的小灯呢~”


    放在床边柜上插好电源,维克托满意地点亮了这个小小的床头灯,一时间,焦糖色的灯光盈满了整间房,像是柔软的羽毛轻轻拂过他的脸庞,盛着莫名的温暖。


    维克托浅浅一笑,自然合上双眼。这是他第一次在异乡如此安心,也是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梦境最美之处在于,它的亦真亦幻,与转瞬即逝。


    维克托顺着长谷津的海岸深一脚浅一脚地漫步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点着下颌,微微蹙眉思索着什么。虽然昨晚睡得特别好,一夜无梦,但是…“感觉有一种违和感…”,准确的说,似乎有一丝抓不住的触感萦绕在他的心间,“是什么呢?”


    由于心里有挥之不去的在意,这一天的采风并没有多大的收获,维克托早早就回到了房间里,整理着一路下来的照片。


    他沉浸在挑选与编辑素材中。房间里静谧无声的,仿佛有一阵调皮的风刮过,掀动了维克托额前的银发,轻扫过他的脸颊,他感到有些痒,便伸手摸了摸颧骨,突然意识到什么,手指僵在脸边。


    刚才洗完澡回来后,自己就关上了窗户和门,那这阵风…是从哪里吹来的…


    脑海里瞬间如洪水猛兽般的涌进了无数百鬼奇谈,维克托嘴角不自然地抽动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直直起身迅速收拾好了床上的照片,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不早啦,睡觉睡觉,晚安~”像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说给某个人听。


    床边的小灯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闪动了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在心理作用的催化下,维克托心底的违和感越来越浓重了。


    早晨起床时,桌上的相机似乎被挪动过,肩带扭曲地堆在一起;傍晚回来后,他离开前叠得整齐的床铺上,布上了几条不清晰的褶皱;裹着浴衣在房间里走动,总会有调皮的风钻进衣襟里,即使房间里关得密不透风……


    然而,虽然维克托每一个毛孔都紧张兮兮,但他一沾枕头便能迅速入睡,似乎有一股魔力温柔地环抱着他,拂去所有的疲惫与不安。


    “最近没有灵感嘛,写出来得文字也没有灵气了。”


    此时,维克托正在与电话那边的责任编辑讨价还价,而雅科夫的咆哮好不留情地拒绝了他,“已经延长一周了你别想再拖!!!后天我一定要看到稿子,不然你躲到撒哈拉我都要把你翻出来!!!”


    维克托装作无事发生,欢快回道,“亲爱的雅科夫,发脾气的话头发会秃得更快哦~”下一个动作便是将电话拿得远远的。


    无视了雅科夫的怒吼,他带着几分恶作剧成功的喜悦,利落地爬上床盖好被子,打开小灯,顺势长臂一挥,不小心打掉了床头小灯的电源线。


    然而,灯光没有消失。


    维克托呆住了,僵硬地扭头看向没有插好电源的小灯。它依旧亮着,散发着与往日相同的暖光,但在这会儿看来却渗人无比,整个房间里充斥的仿佛是异常的光亮。下一秒,灯光微微抖动了一下,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突然熄灭了。


    “啊!”维克托忍不住的惊叫终于从嗓子里冒了出来,他把自己摔躺在床上,扯过被子捂住脸,只剩下一双因惊恐而睁大的眼睛露在外面,“有…有谁在吗?”


    静谧,只有静谧,以及维克托如雷的心跳声。


    前几日的不安此时积累一并,甚至是加倍放大地席卷了他的全身,维克托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害怕黑暗的房间。


    不知道保持了这样的状态多久,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床边的小灯好像彳亍着,犹豫着,缓慢地亮了起来,渐渐恢复了刚才的光亮。可维克托仍是一动不动,老实说,他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冷汗不断冒出。


    因为他的余光瞥见,在床头柜前,在他的床边,出现了一个毛绒绒的黑发脑袋,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Tbc...


哇我被自己吓到了,不敢去睡觉了...


混更(1/1)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欢迎点小心心与评论留言哦!

评论
热度(35)
  1. 蜜蘋果AOrmosia其实是个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