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星光(下)

八树:


04


It's love
名叫爱的东西
Yes, all we're looking for is love from someone else
是的 人人都想从某个同样孤单的灵魂里找到爱


胜生勇利其实是一个无比固执的人,而在遇到维克托之前的所有沉言寡语默认随和,只是因为他对自己身外的事情并不在意。


维克托把鞋放进柜子里以后抬头看向朝着娜塔莎微笑的勇利,黑发青年嘴角勾起一个恰如其分的弧度,带着一点的疏离和柔和。然后他转过头来,那双温柔的棕红色眸子就朝他望过来,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他的眼。
这大概是他们再相遇以来最认真的一次对视了。


但是勇利还是很快的避开了他的目光,再次看向娜塔莎,把手中一直夹着的文件递给了她,刚想说什么,客厅里就传来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


“娜塔莎?”


勇利往书房那边张望了一下,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男人估计是从书房里看到了维克托带着勇利一块回来,快步走出来朝他打招呼。


“嘿维克托,你把我们的大救星请来了?”男子看上去二十岁上下,比维克托要年轻一些,金色的头发打理得整齐。他那双翠绿色的眸子因为他的笑容而眯缝了起来,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开朗活泼的味道。


“胜生先生,”娜塔莎这才发现她有一个人忘记介绍,赶紧把还处在状况外的维克托拉到自己身前来,朝着一脸迷惑的勇利介绍道“这位是查尓德,是维克托的……嗯……僚机。”


金发男人上前来和勇利礼节性的握了握手,然后迫于维克托的注视下没有敢拿捏掌心的把戏来戏弄一下眼前这个维克托的心上人。他点了点头证实了娜塔莎的说辞,然后指了指亮着一盏灯的书房:“等你很久啦策划师先生,这些东西可把我搞得有够麻烦了。”


勇利点了点头,毕竟三年做下来他也经历了不少要求奇怪的婚礼,所以这次伴郎(大概是的)出现在这对伴侣家里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勇利强行把脑子里一堆奇奇怪怪的照片全部塞回去,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明天我带着娜塔莎去试婚纱。”


然后他想了想,嘴角扬起了一抹恶作剧一般的笑意:“你们俩位可不能一起去。”


查尓德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他带有疑惑的看向笑的一脸笃定的勇利,然后转头看向了维克托。这个平时能把微笑笑出一股心机味的男人这个时候竟然有些温和的微微笑起来。


勇利的那双棕红色的眼眸里,终于有了多年前的星光闪烁。


“好呀,就这么决定了。”


is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wonderful and new,
这是一个崭新又美好的开始
or one more dream that I cannot make true?
还是又一场不能实现的梦


>>>
勇利没有睡着。


也许是到了异地的缘故,也或许是再见到那个人的原因,他躺在客房的床上,却迟迟无法入眠。


人一失眠就会想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他也不例外。


比如为什么试婚纱坚持不然让男方去。


他心里清楚,一方面是因为这一环节将是最大的亮点,另外一个,大概就是维克托。


他一直是一个喜欢新鲜事物与惊喜的人。而他勇利,将要在他最重要的日子为他献上最大的惊喜。


门外传来脚步声,勇利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未完全拉上的窗帘有月光照射进来,堪堪地投在他的脸上,像流水一般。勇利能听到脚步声戛然而止于客房的门口,紧接着就是转动门把手的声音。


他尽量装作自己睡着了的样子,直到脚步声近了,男人发出一声轻浅的叹息时他才猛然发现这个人是维克托。
他没有动,因为他也不想双方都太过尴尬,所以他保持了静默。


他感觉到维克托那双骨节分明,还有些冰凉的手将划在他肩膀处的被子拉起来盖好。银发男子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撩开他的刘海,温暖的呼吸喷涂在他的额头上,洇湿了一小块皮肤。


“晚安。”他说。然后便没再做过多停留,轻声离开。


晚安。


勇利在心里这样哽咽着回应,在维克托关上门的一瞬间,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流下。他发出细小的呜咽却又努力压制它不让这声音太过清晰可闻。


我还爱着你,你还爱着我吗。


Cause all that I need's this crazy feeling
我只愿能感受这奋不顾身的疯狂爱意
A rat-tat-tat on my heart…
以及我胸腔怦怦跳动的心


>>
第二天勇利将娜塔莎拉去了他看中的一家婚纱店。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娜塔莎惊喜的睁大了她那双天蓝色的眸子。


眼前的室内两旁是高高的橱柜,摆放着各种不同的婚纱模型。白色的旋转楼梯一路向上延伸到二楼。水晶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整个室内照的透亮。婚纱白色的纱网覆盖在柔顺的布料上,纯净的洁白看上去无比圣洁。


这简直就是满足了一个女孩几乎所有的公主梦。


勇利侧过脸看向女子因为激动而微微发红的面庞,就知道自己选对了地方。他微笑着将她拉向衣橱。娜塔莎这时候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头来朝勇利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胜生先生,你简直就像是个神仙教母!”


勇利哭笑不得的接受了这个新绰号,打趣回去:“那么我要给辛杜瑞拉挑选一件漂亮的礼服了,准备好了吗?”说着他故作神秘的挤了挤眼,原本就有些娃娃脸的黑发青年的眉眼染上了几分俏皮,“这可是个永久的魔法哦。”


勇利说这话时心下的确是说不上轻不轻松的。他昨天就想明白了,他果然还是喜欢维克托。但是他也并没有到那种不惜伤害这样一个女孩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地步。爱情就等同于一场死亡,以前他已经亲身涉足过一次了,他不想再有第二次。


他怕。


说到底勇利和维克托都是一样自私的人,秉持着所谓的为他好肆无忌惮的伤害着对方。直到伤口遍布却又会为对方舔净血迹。


所以等这一次结束以后,他就离开,走的远远的。但在离开之前,他还想为维克托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让你即使有那么一秒钟,你也还是能记起我哪怕一瞬间。面容模糊了不要紧,只希望你能记得你的生命中,也曾有那么一个人,也曾那样刻骨而悲伤的爱着你。


这个人,叫胜生勇利。


05


  To look in somebody's eyes
  从某个人眼中看到的光
  To light up the skies
  足以将夜空都点亮
  To open the world and send them reeling
  足以打开世界的新篇章 不复悲伤过往




“这款是今年最新出款的婚戒,”漂亮的女服务员偷偷的瞄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俊俏男人,心底想着谁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嫁给这样一个人,“这对戒指原来是一个设计师有感而发以慧星和人作为主题而成的。”


维克托眯着眼睛盯着那对在橱柜灯光下闪耀着光芒的钻戒,这两枚戒指打破了过去传统的一模一样的规式,一款简单朴素,但是表面却像图腾一般雕刻上了一片星空和星空下的人,星子处用小粒的碎钻镶嵌。另一枚戒指则是雕刻出了缠绕了整个圆环的彗星的尾巴,最终会聚到正中间那颗虽然小但却无比璀璨的钻石上。


那颗钻石是蓝色的。


不是天空的寥远,不是大海的深邃,而是温柔的,值得被人等待的彗星的蓝色。


他突然又想起那天晚上他在策划单上看到的那句勇利编写出的开场语。


「哈雷在他有生之年里并没有看见他所预言的彗星再次降临,却怀着某种信念辞世,他们的生命中也一定都有一颗名为对方的名字的彗星,虽然一开始可能几经错过,但最后却一定能在星光灿烂之时再次相遇。」


维克托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片温柔的暖流。他敲击柜面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对服务小姐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想要这一对戒指——哦,两枚都要这款——”他指了指那枚有蓝色钻石的戒指。


“可是这个是一对的先生不能拆卖……”女服务员纳闷了,这对戒指寓意多好画,为什么只要一款呢。


维克托听了这话干脆的将一边还在忧虑着娜塔莎婚纱换的怎么样的失魂落魄的查尓德拉过来,说道:“那就买两对。”然后他转过头来,拍了拍查尓德的肩,示意他回神看戒指。


为什么他不选那款等待彗星的人的款式?


因为他知道,他和勇利一样,都不是一个会等待人的人。他们彼此追逐,彼此错过,彼此靠近,彼此死去。就像这彗星,即使彼此在茫茫宇宙中相隔数千万年,也一定、一定会在某一时刻,在闪耀的星光之下,再次相遇。


在等待那个女服务员分别包装好两对同款的戒指的时候,他终于有空来调侃一下那看上去简直和丢了魂一样的查尓德。


“放心查尓德,娜塔莎不就是试个婚纱吗。”


“我想维克托你肯定忘记了上次聚会时娜塔莎可是穿了一件呕吐色——好吧墨绿色的修身礼服——虽然我很想夸她像一条小美人鱼但是我还是说不出口。”


“那你应该庆幸勇利的审美还没有差到和娜塔莎同一个地步。”维克托接过袋子直接把查尓德拽出了首饰店,然后抛了一个丝绒盒子给查尓德。


“喏,你们的婚戒,相信我的审美吧查尓德。”


“等等你什么时候决定的婚戒??”


维克托没有回他的话,而是干脆的大踏步向几个街外的婚纱店走去。他想了想,还是给娜塔莎发了一条讯息询问她的进度,并径自发了她一条地址——就是维克托经常呆的咖啡店,让她一会带勇利过来会合。


>>>


  There in the bars
  就在那热闹的酒吧中
        And through the smokescreen of the crowded restaurants
  以及雾气袅袅的嘈杂餐馆里





勇利和娜塔莎看到了坐在咖啡厅里和他们招手的维克托,娜塔莎在看到他们时干脆的飞奔进咖啡馆。勇利慢慢的跟在后面,走到门口时刚好碰到两个要出来的女生,他便礼貌的为他们开了门,侧着身等他们出去了才踏入咖啡馆。


那两个被这样温柔对待的女孩子脸倒是红了大半,在勇利走进去以后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回望了一眼,然后飞快的低下头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


勇利有些疑惑的看着一门之隔的那两个女孩子,也没多想什么地干脆走到空位上。


“胜生先生你真受欢迎啊——”娜塔莎年轻的脸上有几分狡黠,然后趁勇利不注意朝这看上去有些黑了脸的维克托挤挤眼。


“瞎说什么呢、娜塔莎。”勇利被人这么说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从文件袋里翻出策划表,然后正正脸色对他们说:“嗯……婚礼场地大概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刚刚和娜塔莎去看了一下婚纱也决定了基本的款式。然后婚戒——”他抬头看了看维克托他们,得到的当然是肯定的回复,“好的也解决了。婚纱要出实版大约还要等几天,不过肯定赶得上婚礼了。”


勇利翻了翻文件,然后才注意到文件末尾的问题。


“你们觉得,婚礼是在白天还是晚上举行的好?”


“晚上。”从刚刚起就沉默着的维克托发了话,他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温柔的星光,“一定是要在晚上。”他和娜塔莎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语气带着笃定的愉悦。


“一定要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


>>>


四人从咖啡馆出来时已经接近黄昏。查尓德先行离开,勇利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坚持决定自己打车回去,当然借口是还有未完成的工作。最后维克托的车上只载了娜塔莎一人。


似乎因为旁边没有人的缘故,娜塔莎一下子就变得随性的多。她按下音乐的播放键,也没有去管放的到底是什么歌。她侧过脸,那双和维克托相仿的蓝眸恨不得把驾驶座上的维克托都盯穿了。


“我说,维坚卡,你到底在家里不知道的情况下和胜生先生好了多久。”


“……为什么这么问?”维克托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到。


“我长这么大都没看见说我亲爱的兄长竟然会因为分了一次手竟然就掉眼泪的。”娜塔莎似乎又想起三年前维克托哭的样子,简直就是各种愉悦,“也没见过你对任何一个分手的情人这么上心的。”


“但是考虑到你这家伙的性格,”娜塔莎吐了吐舌头“如果你欺负他的话,我可是会站在胜生先生那边了,他可是个好人。”


维克托假装露出了一个难过的表情。


“娜塔莎你真让我感到难过,你竟然帮勇利说话。”


”……没人告诉你你的演技简直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吗维坚卡?”


他们又陷入了沉默,只有车厢里那沙哑的男声还在歌唱,这歌声里就像是带着莫斯科的沉寂与圣彼得堡的风霜。


“家里怎么样了?”


维克托听到娜塔莎这么问到。他这个妹妹是个自由恋爱者,自知道维克托的事情后一直在帮他。同时她也不屑于家族婚姻,而是始终在等待自己的那一份爱情。但即使是这样,最终家族里也只有他们的父母予以他们最大的支持。


[追逐自己的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听从自己内心的选择,爱自己相爱的人,其余的……]*


其余的,不要多想。


“他们已经妨碍不到我了。”维克托嘴角勾起了笑容,眯起的眼睛里尽数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爱、去保护我爱的人了。”


“娜塔莎,最后,就拜托你了。”


TBC

评论
热度(33)
  1. 韩队的亲妹妹 转载了此文字
  2. 蜜蘋果 转载了此文字
  3. 蜜蘋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