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維勇CP,不可逆。
(All勇也吃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吃醋

俄羅斯醋王仍然在吃Chihoko的醋嗎哈哈哈哈😂😂😂

カツ丼安利协会:







维克托出门时买了一张两个小时后从俄罗斯到日本的机票。左手提拉着一个不大的棕色行李箱,里头装着几件单薄的衬衫和裤子——考虑到日本的天气比俄罗斯火辣多了,当然这让他的收拾行囊计划迅速了不少——如今他正坐在头等舱的休息室里,右手是一杯苏打汽水,他的爱人胜生勇利在一周之前明令禁止他一天不准喝数量超过五百毫升的酒,无论是什么种类,他抗议过几个小时,最后被胜生勇利的:如果你想喝酒了你就找我,我亲你一下——你在即将出门工作的时候不是总说我的吻让你沉醉吗?给堵了回去。(当然他也用嘴唇堵了回去,那一周下来勇利和他的嘴唇几乎是肿的,这对尼基弗洛夫来说一点儿都不吃亏。)

现代传奇在和他的爱人大吵一架后掏出手机订了张机票匆匆塞了几件衣服在箱子里就跑了出来,而现在他坐在休息室里等待着四十分钟前就该起飞的某架飞机,舌尖上跳跃着早就消失的伏特加的味道。他交叠着双腿,皱着眉头回想着他与他独一无二的天使胜生勇利的争吵。

起因是一张掉在沙发底下,被扫除之中的勇利捡起来放在客厅桌面上直到工作结束后回到家中想要抱着勇利窝在沙发上腻腻歪歪的维克托与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的合影。

说实话维克托在看到那张照片时还思考了好一会儿图上这位女性到底是谁——大概是二十出头时交的某个女朋友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俩不过在一起一个半月,分手的原因是维克托发现她不仅欺瞒了真实年龄,甚至还拥有一个因为抢劫而锒铛入狱的合法丈夫。

"勇利,你怎么找到这个的?"他捏着那张照片大致看了一眼,在瞄到照片中的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骷髅头项链时皱了皱眉——看来谁都有一段品味极差的时期,这让人有点期待十年后尤里奥看自己的照片时的场景了。听到维克托问话的勇利挑了挑眉,脱下穿在身上的围裙挂在一边的衣架上,他揉了揉在他脚边打转的马卡钦的脑袋,径直走到维克托身边拉住他的衣角陷入沙发里,掰过他的脸蹭了蹭他的唇角,在确保没有一点酒味后奖赏了维恰一个吻。
"沙发底下,它堵在吸尘器的入口——所以我想她是你的前女友?"勇利说,马卡钦摇着尾巴跳上他的膝盖,吐着气靠在勇利的大腿上舒服地发出细小的咕噜声。

维克托心满意足的舔了舔,脑袋上飘着不存在的粉色小花儿。他将照片揉成一团朝着垃圾桶丢了出去,随着一道弧线那张照片准确无误的进了它该进的地方,他拉过胜生勇利的手臂晃了晃,眼神微微有些向天花板瞥着,"你真的想听吗?那可是我的前女友?"他问,唇角翘得高高的,心底有那么一丝丝的想看嘟着嘴与自己生气吃醋的勇利的欲望。

胜生勇利面色普通的眨了眨眼睛:"我无所谓,你想说吗?"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眉角起了几个显眼的小褶子。他松开勇利的手,语气有些不友善:"那是什么话?——你不吃醋吗?"

"……我为什么要吃醋?难道你还和那位女士在一起吗?"勇利问,他那张看上去最多十八岁的脸上堆满了疑惑:"难道我现在是你的秘密情人吗?"

维克托干脆站起身,正躺在勇利怀中的马卡钦抬起脑袋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乖巧的跳下沙发躲进了自己的窝里。银发的男人往后撩了撩自己的刘海:"你——你怎么都不吃醋?"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不可置信的孩子气。

"什么?"

"我以前的恋人,在看到关于前任的一丁点儿信息时都会尖叫着问我是不是还爱着他,你、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维克托看着他,勇利觉得他的爱人的声音像一只尖着嗓子大喊的鹦鹉——他悄悄笑了一下,这一下可没躲过尼基弗洛夫敏锐的目光,自然让维克托更加生气了。

"我是很认真的!你为什么不吃醋?!是因为你没有过恋人吗?!"

"好了维克托你得冷静——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没有恋人?!"勇利猛的站起身,双手环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与维克托赌起气,大概是形势所趋吧。

这下轮到维克托一脸震惊了,他往后退了几步,一股委屈冲上自己的脑门。"你有过恋人?"他站定了,钳住胜生勇利的手腕,面容像是刚被暴风摧残过一般。勇利停顿了一下,随便在脑子里编了个名字:"绫子,她叫绫子。我们是在高中同学,她是我的前桌,我们上课时不仅传纸条还眉来眼去呢!"他稍微代入了一点真利姐少女漫画之中的剧情。

——维克托信了,他的表情变得扭曲,并且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勇利知道那是他盛怒之中的模样。黑发的青年走上前想要告诉他真相,维克托却咬咬下唇怒视着他:"你真的很喜欢名字里带个子的姑娘对吧?!先是优子然后是千穗子*,现在又出来一个绫子?!我干脆改名叫维克托子好了!"

"你在说什——千穗子是谁?"在勇利说话的这期间维克托已经转身走进的卧室,再出来时手里拎着箱子,他的表情坚决而愤怒,咬着牙看着他的爱人:"你知道吗胜生勇利,我现在要找出你和你'前女友''眉目传情'时的小纸条!然后带到你面前烧给你看!"

他愤怒的转身夺门而出,留下勇利一个人一脸诡异地站在原地。

那个又不存在你要去哪里找?!




维克托揉了揉太阳穴,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高空飞行后与坐车后他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似得,酸痛从后颈流到脚指尖。通常这个时候维克托应该回到乌托邦胜生泡个舒服的温泉,但因为他倔强又不吃醋的爱人,他现在站在冰之城堡的阶梯下,等待着胜生勇利的前暗恋对象的丈夫——某种意义上曾是情敌——西郡豪的出现。

冰之城堡今天休息没有开门,维克托的一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将西郡从舒适的空调房中拽了出来。维克托站在树荫下,脸上架着一副金边墨镜,太阳与树荫将他脚下的道路分割成两个不同的颜色,他的头顶被照的有些烫,汗水顺着裸露在外的脖颈往下落。

十分钟后西郡豪的身影才出现在不远处的街道上,一副刚刚睡醒没多久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不合他身形的T恤衫,头发胡乱的翘着,见到维克托的时候远远地冲他挥了挥手,小跑了两步站在他面前。西郡看了看他,同时疑惑地往四周看了一眼,"勇利呢?"他问,仔细一看的话他的右脸颊还留着淡红色的草席印子。维克托抿了抿唇:"只有我一个回来了——听着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知道绫子这个人吗?"

胜生勇利在三个小时后回到了身处日本的家中,他将自己家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身高一米八的他的幼稚鬼爱人,于是他又跑到冰之城堡看了一圈,可今天没有营业,所以在勇利准备放弃回到家先洗个澡后,他看见了一脸沮丧从落日的阴影底下走来的尼基弗洛夫。

右手拎着箱子,墨镜挂在胸前,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的。胜生勇利哼哼了声走上去挡住他的去路,突然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一双脚吓得维克托猛的抬起头——他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了一整天的、不肯吃醋的伏特加。

维克托还在气头上,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醋味,但他的眼睛明显亮了许多,握着箱子的手紧了紧。"看看这是谁来了——我不肯吃醋的'秘密情人'!"勇利不悦地嘟了嘟嘴,开口想说着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能瞪了维克托一眼,伸手抢过了他的箱子:"维克托我不想和你吵,你这是去哪了?"勇利问,用五指代替梳子顺了顺维克托翘到一边的刘海。

尼基弗洛夫的唇角向下,长长的睫毛微微垂着,看上去一副超无辜的样子,他抓着了胜生勇利的手揉捏着他的大拇指指肚,语调压得低低的,像下雨天而无法出门散步的马卡钦一样。"我找不到你的小纸条……我去了你的学校,可是他们现在正在放假,一个人都没有,想翻墙进去的时候我发现根本不知道你在哪个班级……"维克托反手紧扣住勇利的,他抬起眸子盯着黑发爱人红棕色瞳孔中倒映着的身影。

"噢维克托,我怎么会把东西留在学校,我会藏在衣柜最里头——是谁告诉你去学校的?"勇利用指肚抚平着他衣服上的一个褶子,维克托卡了一下,从嘴里挤出西郡两个字,紧接着他搂住了勇利,将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很不开心。"

"因为你没找到小纸条?"

"因为你从不吃醋的!这让我觉得……"维克托惩罚地咬了一口胜生勇利的脖子,说出的话有些奶声奶气的:"这让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胜生勇利气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顶,露出了一个严肃的脸,他伸手掰过维克托的脸,双颊在落日的照耀下显得红扑扑的,维克托可以看见他闪闪发光的眼眸。
"维克托,我的人生有一半是建立在你之上的——我甚至将你的海报贴在房间的墙壁上长达十几年,你告诉我这叫做不在乎你?"

"我不是那个意……哇哦真的吗?"

勇利拉住他的领子示意他先别说话,他深吸了口气,拉起维克托的右手吻在无名指上,"绫子是我随便说说的人,我不知道我们学校有没有那个人,但事实是我确实没有什么前女友。"

维克托愣在了原地,表情充斥着疑惑与些许的兴奋。

"而我不会吃醋的原因。"胜生勇利低头,耳朵红红的:"是我相信我就住在这。"他伸出手掌触碰这维克托心脏的位置,大概是觉得自己说出的话羞耻,看了一眼维克托便急匆匆地移开视线,手紧张的攥着维克托胸前的衣服。尼基弗洛夫盯着他爱人的头顶,喜悦的小星星从他的心脏深处炸开顺着体内的血管跳跃到每一处他身体能感知到的角落,他伸出手圈住胜生勇利的腰,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容。

"笑什么。"路边的街灯已经接二连三的自动亮起,勇利抬起脑袋看着他,脸颊红扑扑的一片。

维克托蹭了蹭他的脸颊:"我爱你。"他说,他眼中的胜生勇利周身散发着柔光,好看的惊人。

"我也爱你。"胜生勇利凑上去捏了捏他的脸颊,在炎热的地方跑了一天是使他的脸有些黏糊糊的,他看着维克托的眼睛,声音细细小小的:"所以……我们和好了?"

"嗯哼——我还有一个小问题。"维克托抬起勇利的下巴,眼睛里面流动着一些什么。

"我想喝酒了。"他对着爱人的双唇吻了下去。


-end-



"西郡真的让你去学校吗?"
"他只告诉我他不知道什么绫子,还没说完我就想到可以去学校问问你的班主任了。"







*チホコ(Chihoko)的名字翻译
*前半段写在昨天,今天看了一眼朗读剧的repo原来老维真的还在吃chihoko的醋啊(


评论
热度(94)
  1. 蜜蘋果猪排盖饭安利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俄羅斯醋王仍然在吃Chihilko的醋嗎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