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蘋果

灣家孩子,繁體字注意(ˊ・ω・ˋ)

在冰上滑了一跤從此跌入坑底再也爬不起來(///∇///)

目前主要廚:
YOI:維勇
名偵探柯南:快新(K柯)、降新(安柯)、赤新、緋色新……等等
(All勇、All新、All柯也吃,大愛主角總受w)

偶爾推薦/轉載個人較喜歡的且已完結的文章ヽ(`ω´)ノ
或從推特轉些官圖和周邊ヽ(`ω´)ノ

© 蜜蘋果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作业本被热心学霸批改后会有怎样的展开(一发完)

甜!超甜!!校園戀愛的小甜餅簡直不能更美好ヽ(`ω´)ノ

乳鸽:

一发完,大学AU,年龄操作有,大三维克托&大一勇利


哦,没有肉,有ooc


本来想烤一块小甜饼,结果变成了味道奇怪的蛋糕【。


于是顺便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有关生活细节来源于我和我可爱的小室友


……我跟你们港我这么高产连我自己都怕……


(不是我不想写丧尸,是真的本来就想搞个两千字小文结果崩成了一万字。)


祝阅读愉快


----------------


作业本被热心学霸批改之后会有怎样的展开


 


01


        【同学,一道题能把加减号抄错三次,你很棒棒哦,我要夸夸你】


        ……什么情况!?


        胜生勇利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的作业本,那道被他死磕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对上答案的数学题边上,墨蓝色的圆珠笔留下了这样的笔迹。


        那个被抄错了三次的加号还被加粗描了无数遍,无辜中带着悲愤。


        反复确认了三次这个俊秀的字迹他确实不认得之后,勇利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今天早上早起,迷迷糊糊的困劲儿还没过去,他到教学区随便找了一间教室自习,也没注意这间教室待会儿有没有课,坐下就开始和数学玩命。课间的时候他去了趟厕所,回来一脸懵逼的发现,这间教室,这节课,有课。并且是,大三的课。并且并且已经,坐满了人。


        他通红着脸冲进去拎起自己的书包就跑,然后把数学作业本落在了桌子上。


        两节课后他悄咪咪地摸了回来,一进教室看到干干净净的桌面心都凉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弯腰看了看书箱——还好,那位同学没有不小心把他的作业本塞到自己书包里。


        再三确认了这间教室直到十点半都没人之后,勇利重新在这个座位上坐了下来,翻开了之前做到的练习。


        ……所以说之前那个学长不但翻了他的作业本居然还很认真的看了内容然后发现了错误么!


        ……上课就要好好听课啊学长!开小差会被老师骂的吧!


        胜生勇利捂住了脸,觉得生无可恋。


 


        ……要去图书馆学数学!


 


02


        维克托真的没多想。那天克里斯发消息告诉他占好了位置,他匆忙从院楼赶过来直接就坐下了。后来他才觉得今天这个占座的本子相当不是克里斯的风格,深绿色的本子上印着抽象意义十足的大鱼,完全没有克里斯应该有的明骚气息。于是他也没过脑子,就直接把它翻开了。


        这是……大学数学?


        作为一个要学高数的理科生,文科生混学分用的大数在维克托眼里就是个渣。他翻到第一页,找到了这个本子主人的名字和学号;


        胜生勇利。


        男孩子吧。维克托这么想着,选修课老师讲着天文历法,维克托听着没劲,就顺手往后翻了几页,看到了夹在后面的演算纸。


        认真倒是很认真,不过果然文科生自带数学debuff么……维克托看着演算纸上下笔艰难过程繁复的草稿,誊到作业本上还只是勉强达标的正确率,忽然觉得自己依稀感受到了本子里蕴藏的深重的怨念和无奈。


        不过字写得还不错。


        这道题……维克托忽然瞟到了一组有些熟悉的数字,同样的内容,大数只是浅浅入门,高数就要研究到一个恐怖的深度。同样的一道题在他的课本上是引例,在这位胜生同学的课本上就是难题了吧。


        嗯……看起来是纠结了很久的样子。维克托很快在演算纸上找到了相应的草稿,不由自主的顺着一行行的公式看了下去。


        这里的加号抄成减号了。维克托挑了挑眉毛,克制住自己的强迫症没有下手修改。


        这样的话整道题就错了。他没有再看下去,一眼扫到了底……为什么这个数字还是有点眼熟?


        记错了?


        于是维克托皱着眉扫回去,在三行之后有些无语的发现,嗯,又把加号抄回来了。


        不过由于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这样的失误出现之后,两行的计算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维克托注意到最后几行的过程被划掉又写上了无数次,期间的某一次胜生同学福至心灵的又抄错了一次符号,于是神奇的把数凑了回来。


        有点想笑。维克托勾起了嘴角,觉得自己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满脸郁闷的小学弟不停的盯着几行公式咬笔杆的模样,最后明明抄错了符号却算对了数字,懵懵地盯着作业本露出无论如何总算是解脱了的表情。


        想想还是挺可爱的。


        维克托忽然觉得心情大好,给学生会的后辈收拾烂摊子的糟心心情瞬间阳光灿烂了起来,提笔在作业本上将那三个符号重重的描了几遍,然后顺手写道:


        【同学,一道题能把加减号抄错三次,你很棒棒哦,我要夸夸你】


 


03


        学校的微信推送里晒出了一组图片,各院学生会的新任部长们在一起合影,顺便表达一下对前辈的敬仰。


        勇利握着手机飞快的扫过了包括自己学院在内的一系列图片,然后停在了工院的那一张照片上。


        一群新晋大二的部长们簇拥着惟一一个大三学长,明明都是男生却活脱脱捧出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姿态。维克托被簇拥在中间,揽着一个男生的肩膀,笑起来变成了心形嘴。


        【感谢学长一直以来的帮助和教导,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也会好好努力的。】


        【学生会的工作很辛苦,但是学长一直都很负责,感谢学长的付出,我们会继续努力下去的】


        【祝学长学习进步,生活愉快】


        【请学长放心,我们会努力把自己树立为数院抗把子的】


        【祝学长早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放着那些妹子让我们来】


        噗,最后一条是什么鬼啦。勇利咬了咬嘴唇忍住没笑出声来。感觉怨念都要穿过手机屏幕了,果然仰慕维克托学长的女孩子很多啊。


        他把那张图片存了下来,上传到一个仅自己可见的相册。学长的照片他零零散散收集了两百来张,无论是校园活动还是日常摄影推送,只要他能看到的,就算是截图也会留下来。万幸学院的新闻部还是有不少便利的渠道,让他的收藏欲望得到了不小的满足。


        只是收藏的越多,见过那个人越多的正脸侧脸甚至背影,就越想要触碰。


        勇利浏览了一下自己的成果,恹恹的放下了手机,弯下身子把脸埋在了臂弯里狠狠地蹭了蹭。


        啊——好想见到学长啊——就算说不上话,能离近一点见上一面也好啊——


 


        “篮球赛么?”勇利在开会的时候被点到了名字,“可是……我不是很会拍照……”


        单反相机在新闻部也算是贵重物品,新晋部员还没怎么有机会好好的上手。勇利的水平也只停留在会对焦会拍照这样的层次。


        “没关系,你就全程跟着人拍就行,离场边近一点,注意抓拍跳球啊进球啊这样的时候就好了。”部长挥了挥手,“怕拍不上就连拍。拍上那么几百张的不要紧,回头从里面挑几张好的用也就行了。”


        “……是。”


 


04


        法政院的篮球队据说向来实力超强,所以法政院的新闻部也就超级苦逼,跟拍写稿做推送直到十一月份的决赛结束。


        苦逼也是幸福的苦逼,毕竟在跟别的学院的新闻部联谊吃饭的时候,法政院小干事们都会一脸凄惨的说,明天又要去拍篮球赛了。然后被别的学院微笑着回复:谁叫你们院早早的把我们打下去了,活该。


        那微笑中的酸甜苦辣咸万般滋味,法政院的小干事们品得身心舒畅扬眉吐气,只差高呼来啊快活啊。


        


        在接连吊打管院和文院之后,勇利接手的那一场比赛是法政院对数院。说实话作为一个文科宅男,勇利一直没以为理科宅男也能宅到这个地步。


        他一大清早叼着面包抱着紧张忐忑的心情来到赛场,然后围观了一场堪称精彩绝伦的比赛!


        法政院 vs. 数院


        58:37


        嗯……勇利从地上爬起来,似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两边的啦啦队都没有什么加油的兴致。


 


        挑选照片的时候勇利觉得自己万般纠结,最终将千挑万选出的十几张照片上交,然后被部长在角度选取和抓拍时机方面狠训了一通之后,心满意足的在第二天的微信推送下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通讯员:胜生勇利。


        啊,他自动忽略了前面那个写新闻稿的同学的名字。


 


        不知道维克托学长能不能看到啊……勇利喜滋滋的在床上打了个滚,脑袋撞到了一边的栏杆。痛苦的抱着脑袋冷静了一会儿之后他想起来了,维克托不是他们学院的,当然不会看到他的推送。


 


05


        【学长!学长算我求你了!!咱们院就算死也要死的体面啊!也得风风光光得大葬啊!篮球赛的时候求你过去给露个脸加个油吧!实在不行咱就在边上站着都行!求你了学长我求你了!!!】


        ……收到了来自学弟这样的请求呢。


        维克托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手机下面厚厚的课本翻了三分之一。


        “去就去呗,咱们院也就指着你给撑撑门面了不是。”克里斯瞟了一眼他的手机,幸灾乐祸的小声说,“反正也就是最后一场了。算你运气不好,要像往年那么早碰上法政院咱早完事儿了,也就今年轮到最后才遇上。”


        “我去了也不会多拿几分,有拜托我的时间不如让篮球队多练习一下。”维克托给学弟回了一句知道了,捡起笔,抽了一张新的演算纸,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个学大数的学弟。


        高数要是也那么简单就好了。


        “总之是会输的,不如让法政院的篮球队员在赢球的同时感受一下被女生无视的孤单寂寞冷。”克里斯一语道破真相。


        他苦笑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打个水顺便活动一下筋骨。


 


        图书馆三楼的热水房在楼梯拐角的地方,维克托走进去的时候里面有一个男生正在打水。他拎着保温杯思考了一下,抬手越过那个男生的肩膀把保温杯放在了水箱上,决定先去趟卫生间。


 


        胜生勇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用餐巾纸擦了手,拐进开水房一抬头,看着面前蓝色的保温杯呆滞了一下。


        这个保温杯……


        好像和我的一样啊?。


 


        ……所以哪个是我的来着?


 


06


        比赛的那天早上勇利终于发现了不妥。那个在保温杯买来之后第一时间就他手欠被撕下来的标签居然好好的贴在保温杯的底部。


        ……而这个保温杯他已经用了一个星期了。


        果然还是要找机会还给原主人……?


        勇利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处境,终于在吃早饭和被部长狂训之间放弃了前者,抱着那个被他匆匆洗刷干净的不属于他的保温杯一路狂奔到了球场。


        法政院 vs. 工院


        今天的气氛似乎格外热烈,勇利气喘吁吁的到场之后,意外的听到了双方啦啦队女孩子们的高呼,不由得振奋了起来。


        果然越到后期的比赛越是激烈!


        大家也都干劲满满了呢!


        不过为什么大家都围在那一个地方?篮球队员们在那边啊?


        勇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满面阴云的篮球队员,又看了看两个院的女生们不分敌我聚在一起的地方,直到他的搭档从人群中被踹了出来,拽着他一脸狂热的说:“快快快!过来采访拍照!”


        “啊?采访谁啊?球队不是在那边——”勇利被扯着袖子拽了过去,惊恐的被拽进了女生群里,“等等等等等等!”


        “学长!我们是法政院新闻部的!可以进行采访么!”


        “嗯?篮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采访的话还是等比赛结束之后吧。”笑吟吟的声音耳熟得让人心惊,勇利僵住了身子,心脏狂跳,看向那个说话的人。


        ……维克托·尼基托罗夫!


        ……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7


        今天的比赛双方球队都不是很在状态,很明显维克托对于女生的吸引表现在篮球队员身上,造成伤害是双方的。


        “无所谓!反正我们也赢不了!”工院学生会会长磨着牙笑得阴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所以说都赢不了了……到底套到什么了啊……”


        “闭嘴拍你的照!”会长瞪了一眼勇利,“中场休息的时候也去拍拍我们学长!我们工院的男神是你们想见就能见到的么!”


        勇利的心扑腾了一下,手一抖拍出来的照片有点糊。


        约莫是见到勇利红了耳朵,会长得意洋洋地笑着扬长而去。


        


08


        “那个……学长!”勇利抱着单反相机站到了维克托的背后,一脸看透生死鱼死网破的坚决,红着脸喊住了维克托,“……请让我拍照!”


        “嗯?”维克托转过身愣了一下。面前的男生通红着脸,眼镜下棕红色的眼睛里一派……视死如归?他笑了出来,“可以啊,你是学生会的么?”


        “啊是的!我是法政院新闻部的胜生勇利!请多关照!”勇利绷得死紧的神经被戳了一下,身子一弹下意识的就要鞠躬,好在悬崖勒马克制住了自己,完全没注意到维克托看着他的眼神忽然有些古怪,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容渐渐有了扩大的趋势。


        


        “等等……”走出去好远的会长忽然意识到了不对,“那个男孩子为什么要脸红啊!?”


        


09


        比赛结束之后勇利的搭档开大爆发穿过人群抢到了采访的机会。


        维克托耐心的看着面前的学弟和学妹,忽然觉得这桩本来让他有些厌烦的差事也有趣了起来。


        “勇利!你带笔了么!”搭档妹子一脸惶急地看着勇利,她手里的圆珠笔没水了。


        “我看看……”勇利诶了一声,火速把相机塞到妹子手里开始翻书包。


        于是维克托注意到了勇利书包侧兜里的保温杯。


        嗯……似曾相识呢。


        “学弟,”维克托忽然开口,他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小学弟像断了电的机器人一样动作僵硬了一下,然后立刻抬头看他。他指着勇利的保温杯,“那个保温杯……是不是你在图书馆三楼的开水房里拿错了?”


        “诶?学长怎么会知道?”勇利在问出来的时候已经知道答案了。他抽了抽嘴角,有些慌乱的拿出了那个保温杯,看着维克托笑得越来越开心的脸,心里忽然涌上一阵绝望——


        “因为你拿错的是我的保温杯哟。”


        


10


        “所以那个同一道题里抄错了三次加减号的是你啊!”维克托笑眯眯的看着胜生勇利,丝毫没有往别人心里捅了一刀的愧疚感,“我说呢,怪不得连水杯都可以认错。”


        “……很抱歉!”勇利尴尬的低着头,双手奉上那个被他拿走了一个礼拜的保温杯,“我我我有好好的洗过——诶?什么抄错三次加减号……?”他抬起脸看着维克托的表情。其实在问出来的时候他就又一次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这怎么可能啊!?


        这不是重点吧。维克托有点想笑,虽然他已经笑得很开心了,但他现在觉得自己非常愉快。他伸手拿起了挂在勇利胸前的身份卡:“法政学院16级胜生勇利,不但可以抄错加减号还可以拿错水杯,你很棒棒哦,我要夸夸你。”


        竟然是……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遭遇了人生一大打击。他想过无数次自己可能和维克托见面的情况,作为新闻部干事的采访,食堂或者图书馆里偶然遇到擦肩而过,自习的时候碰巧坐进同一间教室,甚至是作为学弟听学长的毕业演讲。


        但是唯独没有想过……事情会从他走错了教室然后抄错了三个加减号开始……


 


        话说回来……保温杯是学长的……自己还用了一个礼拜……


        维克托饶有兴味的看着勇利的耳尖红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忽然觉得心里一动,伸手过去捏了捏,果然温度同样感人。


        已经被无视了很久的搭档妹子还无法理解这是怎样的展开,呆呆的看着被维克托学长调戏(?)了的勇利同学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整个人激灵了一下,抬起头来脸红的像煮熟了的大虾,并且看起来温度适宜正适合下口。


        “学妹的笔写不了字,也就没办法做采访了吧。”维克托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去掐一掐勇利脸颊的冲动,接过了自己的保温杯,“正好勇利的保温杯还在我这里,改天还给你的时候,顺便做采访好了。”保温杯还是温温的,勇利的体温还留在上面。


        改天?采访?保温杯?


        勇利无法从这一连串的关键词中理清逻辑关系,呆呆的看着那双满含笑意的蓝眼睛:“诶?”


        维克托看了看手表:“今天来不及了,那就明天如何?明天下午三点,北区咖啡厅,勇利有时间么?”


        明天下午三点没有课学生会不用开会社团没有活动室友没有出去玩的计划没有作业需要写有作业需要写也可以不写:“有!”


        “那么就明天下午三点,小猪猪不要忘记时间哟。”


 


11


        两点五十的时候勇利忐忑的推开了北区咖啡厅的门,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边上看到了维克托,顿时又是一阵心跳失速:“啊前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维克托看着在他面前总是莫名其妙紧张的勇利,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是我来早了,勇利坐下吧。”


        “是,谢谢学长——”勇利拉开椅子坐下。


        “叫我维克托”。


        “诶?可以么?”


        “我也叫勇利的名字啊。”维克托一手托腮,看着勇利摸出笔和本子,“最近数学学得怎么样?”


        “……还好……”我们可以放过这个梗么!“那么维克托,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了么?”


        “可以啊。”小学弟真可爱,怎么把他骗到手呢。


        “这个……这一次篮球赛工院虽然惜败法政院,但仍然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维克托对这一次的比赛有什么点评么?”


        “这个啊。”维克托故作正经的思考了一下,“其实本来工院会输给法政院我们也都有预料,但是比赛最重要的还是展现体育精神。”


        ……反正拼分数也是赢不了的是吧……


        “单就这一点来讲,我觉得两支队伍都表现得很好,胜不骄败不馁,”


        ……毕竟大家都去注意你了啊学长谁还有心情关注比赛胜负……


        “互相之间也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充分展现了出来。”


        ……对,一下场两边球员瞬间就结成同盟了……


        勇利一边记录一边暗自吐槽,表情之生动活泼让维克托在满嘴跑火车的同时特别分出注意力来观察。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一眼看上了一块璞玉,志得意满的同时也有些惴惴不安:“勇利有女朋友了么?”


        差点失手把这句话记在本子上的勇利心虚的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句号:“啊?没有啊。”


        “那男朋友呢?”


        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的一瞬间勇利腾得红了脸,维克托心里一紧,暗想莫非已经有人的手了?不应该啊?然后就听到勇利小小小声的回答了一句:“……没有。”


        “是么,那还挺不错的。”维克托笑着看他红着脸的小学弟,“好巧,我也没有呢。”


 


12


        “……多谢学长……”勇利低着头跟维克托告别。说实话他现在有点不敢看他,总觉得自己之前以为的学长和真正认识的学长画风不太一样,让他有点惊恐。


        吓到他了么。维克托低头看着勇利,他倒是很享受主动出击的感觉,勇利的躲闪也让他有了追击下去的欲望,像只胆小的松鼠,一边躲在树叶后面,一边歪过头来悄悄的打量他。


        “不客气。勇利,加一下我的微信吧。”维克托摸出手机,勇利的眼神中有一点雀跃,“炸猪排饭?噗,很好吃的样子呢。”他忽然促狭心起,压低了声音,“像勇利一样。”


        ……这个人撩人的属性是天生的么!


        勇利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说:“啊那个,那个,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事再和学长联系!今天承蒙关照了多谢学长学长再——”


        “勇利,”维克托打断了他,“叫我什么?”


        “……维克托再见!”


 


13


        马卡钦:【今天没有把保温杯还给你,下次见面的时候再给你吧】


        炸猪排饭:【啊没事的,我今天也忘记这件事情了,不好意思】


        马卡钦:【诶,我还以为勇利和我一样是想在找借口再见一面才不提这件事情的,原来不是么,好伤心啊】


        炸猪排饭:【……】


        马卡钦:【嘛总之是要见面的,约个时间我给你讲讲数学怎么样?】


        ……所以说咱能放过这个梗么!


        马卡钦:【或者去图书馆?我不上课的时候在那边比较多】


        


        “早啊勇利。”维克托来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勇利看着他的笑脸有点恍惚。


        他居然和男神约图书馆了。


        世界变化太快让他有点头晕目眩。


        


        而且这一眩就眩了小半年。


        


14


        马卡钦:【中午想吃什么】


        炸猪排饭:【我都行,维克托想吃什么?】


        马卡钦:【炸猪排饭】


        炸猪排饭红了脸,悄悄瞟了一眼坐在对面若无其事的维克托,顿了顿才回复:【附近没有这样的店吧】


        马卡钦:【那勇利知道哪里有么?】


        炸猪排饭:【……所以说没有吧……】


        这样的梗几乎每次他们来图书馆都会玩一次,但是玩得再多勇利一样会觉得脸颊发热。虽然有想过干脆改一下名字好了,但是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实施。


        默不作声就是许可,许可就是纵容。


        纵容的意思就是,我喜欢这样,还想要更多。


        


15


        马卡钦:【勇利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炸猪排饭:【啊这个就不用破费了吧……】


        马卡钦:【这么重要的节日当然还是要送的,不过想想还是给勇利一个惊喜比较好?】


        勇利裹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后腰撞到了梯子。团着身子傻笑了一会儿之后他冷静了下来。


        维克托的生日也是在圣诞节。


        送什么比较好呢。


        


16


        圣诞节那天天公很是给面子的下了雪,勇利哆哆嗦嗦的跟在维克托身边出去逛街。


        “果然圣诞节就是要找人出去约会嘛。”维克托揽着勇利的肩膀把他往校外扯拖。


        “等等……维克托!约会应该是跟女朋友之类的人吧!”勇利的脸半埋在围巾里,觉得全世界的情侣都看着他们两个。


        “但是勇利现在有女朋友么?”维克托微微低头看着勇利,表情有些凄凉,“我反正是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呢。”


        ……你要是想要的话一沓两沓的都有了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勇利只好迎风冒雪的跟在维克托的身边闲逛。他对商业区完全不熟悉,对自己走到了哪里也完全没有概念,一路上只听着维克托在说:“啊,这边这家店我们进去看看?”


        “那边那家坚果很好吃哦我推荐!不过小猪猪这么胖了不如少吃一点?”


        ……胖是因为穿得多!最近明明还瘦了一些啊!


        雪花落在勇利的头发上,化开之后有点凉,额发打成了绺搭在眼镜框前。


        “头发湿了呢。”维克托忽然停了下来,伸手撩起了他的头发,左看右看干脆往后一抹,然后伸手摘下了他的眼镜,“勇利,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也蛮好看的?”


        视线有点模糊,但是维克托的眼睛在夜色中熠熠发光。勇利眨了眨眼睛,有点看怔了。


        “勇利还真是喜欢盯着我看呢。”维克托笑了出来,手指从他的头顶滑下,指尖描过他脸颊的轮廓,微微抬起他的下巴,“勇利看着我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在想你这么好,我还能在你身边待多久。


        勇利没有说话,眼睛里忽然有了潋滟水光,看得维克托一愣。


        勇利一抬下巴避开维克托的手,低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语调中忽然有了收敛不住的笑意:“对了,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么?”维克托有点惊讶,更惊讶的是他看清了盒子里的是什么东西。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但下一刻期待和激动都被他一巴掌拍回了心里。


        勇利不会草率的做什么事情。所以肯定和他想的不一样。


        “按照日本的习惯,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守护’的含义。”勇利清了清嗓子,拉起维克托的右手,压抑着心跳和身体的颤抖,“所以,我想在维克托过生日的这一天,送给维克托一个护身符。”


        想要守护你,这样的心情。


        就算不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也想要有什么东西,证明我存在你的生命里。


        也代替我,守护你。


 


17


        维克托看着那只有些颤抖的手帮自己戴上戒指,忽然就感受到了那种让人怜爱的温柔。他反手拉住勇利的手,在右手无名指上亲吻了一下,连嘴角的笑容都放柔了弧度:“勇利这话,好像求婚呢。”


        身体像触电一样的弹了一下,酥麻的感觉顺着手指一路蹿到脊椎。勇利咽了一口口水,声音颤抖:“……所以都说了,是护身符啊!”


        “你在担心我会离开么?”维克托捏住他的手,去寻找他的眼睛,却被他有些狼狈的躲开。


        “……你在说什么啊。”勇利又咽了一口口水。好想握紧抓着他的那只手。好想拥抱他。好想告诉他我喜欢你,“维克托已经大三了吧,大四毕业之后肯定会离开啊。而且……我为什么要担心啊……”


        “勇利是这样想的么?”维克托的指尖摩挲着勇利的皮肤,“勇利啊,你怎么总是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呢。”


      “明明对我来说这么重要。明明我这么看重你。明明都给你准备好了圣诞礼物。”他浅笑着握紧了勇利的手,“还没送出去就要被拒收了,我可是会很难过的。”


        勇利懵懂的听完他说的话,茫然的看着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出来:“不会的,维克托送我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啊。”


        “真的?”声线被压低到了几乎是耳语的地步,维克托微微低头,额头抵在勇利的额头上,鼻尖微微相触。


        脸红肯定不是因为冷。勇利呆呆的看着那对放大了的蓝色眸子,几乎是无意识的后缩,然后被人捏住了下巴:“……真的。”


        “那好。”维克托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勇利的手,好像怕他突然推开自己转身就跑一样,“勇利,听好了哦——”


        


18


        “——我喜欢你。”


        


        ……诶!?


 


19


        “听清了么?没听清我再说一遍?”维克托终于放开了捏着勇利的手,环住勇利的腰把下巴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根呢喃,“我喜欢你哦,勇利。”


        所谓的炸成一朵烟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勇利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切身感受。


        维克托说他喜欢他。维克托喜欢他。维克托,喜欢,他。


        满眼的水光终于倾泻而下,勇利摸索着抓紧了维克托的大衣,慢慢把脸埋在他的肩膀里:“……没听清。”


        真是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维克托笑了,把还在颤抖的勇利狠狠揉进怀里,闭上眼睛在他的耳边重复,“我喜欢你。”


        “……还没听清。”


        “我喜欢你。”


        “……再来。”


        “我喜欢你。”


        “……”


        “还没听清?要我再说一遍么?”


        “……我也是。”


        “嗯,我听到了。”


 


20


        “说起来勇利游泳也很厉害啊,体力真好。”维克托坐在游泳池边上,看着勇利从水底下钻出来,甩着脸上的水游到他旁边。


        “我也就是体力好一点了。”勇利挠了挠脸,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看维克托,或者说不好意思被维克托盯着看。他稍稍转了一下身体,背靠着泳池壁休息。


        “说起来刚才我就想问了。”维克托忽然手一撑滑进了水里,拽过勇利拉起了他脖子上戴的项坠,果不其然,是那一只和他同款的“护身符”,“为什么不戴在手上?”


        勇利有点小尴尬的啊了一声,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觉得这样离心口比较近,会有一种暗戳戳的幸福感。


        好在维克托也没有过多的追究这个问题,他拿起那只戒指对着光看了看,忽然看到了里面刻着一行字,是日文,他看不懂:“这是什么?”


        勇利忽然红了脸。


        维克托摘下他的那一只,果不其然有同样的一行文字。


        “……都说了是护身符,所以是祈求保佑的意思啦!”勇利想起自己去刻那一行字时候的心情,酸楚又甜蜜。


        ……当然现在想来就只觉得好羞耻!


        “真的?”维克托一脸怀疑的看着勇利,“我才不相信勇利送我戒指之前没有去查过俄罗斯戴戒指的习惯。那个时候是故意的吧?”


        ……喂不就是一点小私心嘛麻烦不要说出来啊!


        “勇利,跟我说实话,那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勇利后退了几步,大笑着蹬腿开始往泳池的另一边逃窜:“所以都说了是祈求保护的意思啊!”


        敛不住的笑容里全是快乐。


        


        【不要离开,陪在我身边】


        


        —END—


感谢各位小天使一直以来的喜欢,看完这篇放飞自我的文也请不要嫌弃我!!



评论
热度(972)